电梯里高H,我的体力你试试就知道了

秦宇想都没想就答应了下来。赵梅也没吭声,瞅妹妹那样就知道猴急了。回头一想也对,自己昨晚来了一遍就不行了,这要干通宵,还不得直接被捅死?反正“肥水不流外人田”不是,自己不行,妹妹接着上!也没啥吃亏的,索性任他们去吧。

 

“啪啪”!

 

两声巨棒之音,连着反弹在肚皮上。却见,一头怒蟒晃悠着脑袋挺立在秦宇裤裆正中,一坨黑毛郁郁葱葱,浓密的很。大腿上也有不少黑毛,沈丽红知道,体毛越多的人,床上干得时间就越长!

 

毛不是最吸引沈丽红的,而是正中那根儿巨棒,黑漆漆的棒子,直挺挺耸立,比筷子还长,跟牛鞭似得。一只手根本就握不下,这玩意儿要塞下面那洞里,还不给捅豁开……..

 

“嘶!”

 

沈丽红倒吸一口凉气,“这么大?”

 

“丽红婶婶,还满意不?”秦宇邪邪的眨巴着眼睛,两手不自觉的又给伸了出去。

 

“满,满意……”沈丽红面色有些担忧,这下倒不是担心秦宇的战斗力,饱和度了。开始为自己担心了。难怪秦宇之前说,姐姐满足不了他,如今看来,姐妹俩一起上也满足不了啊。

 

就这么一棒子捅进去,得多痛啊?

 

“满意就好。”秦宇懒得管沈丽红心里想啥,跟着奶罩子抓了起来,“既然婶婶验完了,那就该我验验了….”

 

“你验啥货?”赵梅瞪了秦宇两眼,哪里不知道这贼小子心里想的那些破事儿。估计,自己洗澡抠弄都被这臭小子给看见了,想到这儿,赵梅又红了脸。

 

秦宇闻言却是一本正经道:“表婶儿,这你就不懂了。”

 

“男人的根,女人的胸。男人还得裤裆里这玩意儿刚健,才能生娃;女人,还得胸前有货才行,奶.子小了,娃儿吃啥奶啊?这屁股小了,能下崽儿啊?所以,我得看看,仔细瞅瞅,以确保丽红婶婶能够成功怀孕!”

 

见秦宇说的头头是道,没理可挑,沈丽红一把扯下了罩子,两坨白花花的馒头露了出来,垂在胸前晃晃悠悠,直钩人魂儿。

 

“小宇,你给看看,这奶.子够不够了?”

 

秦宇两手拖起奶.子,捏了捏,有轻轻抖了抖,拨弄了两下小樱桃。这才开口说道:“嗯,初步断定,娃吃奶是够了。”

 

“你把裤子脱了,我看看你屁股蹲儿,大屁.股就能生儿子,小屁股就说不好了。你给人留后,自然得生个儿子才好……..”

 

见秦宇说的有道理,沈丽红毫不犹豫的脱了裤子,滑溜溜,白嫩得跟白面似得屁股蹲儿露了出来,中间一条小缝儿黑漆漆的,几根儿小毛跳了出来!

 

“啪!”

 

一声翠响,秦宇一巴掌扇在半边屁股上,白花花的墩子上凭空多了几个手指印。弹性十足,手感极佳。

 

“啊,小宇,你干嘛打我?”沈丽红娇嗔一声。

 

“试试屁股蹲儿紧实程度!嗯,你这屁股还不错,大,圆,翘,白净。是生儿子的好屁股……”秦宇沉着脸,说不出的正经,裤裆里却是一阵阵搅腾……..
 

白花花,圆溜溜的屁股蹲儿正对着秦宇,这屁股好,圆润俏挺,富有弹性,手感齐佳,一巴掌下去,响声都清脆许多。

 

“啪啪啪”!连着三巴掌扇了下去,秦宇展开硕大手掌,两只手齐齐抓了上去,使劲儿朝外扳开,小缝儿被两片泛红的面包片包裹着,隐约在杂草丛中,一股淡淡的尿臊味儿飘散开来。

 

“嗯哼….”沈丽红猛得一颤,屁股蹲儿表层掀起一阵肉浪,一开始拍的有点儿疼,后来竟一阵莫名的舒爽。

 

秦宇盯着白花花的屁股蹲儿,差点儿忍不住咬上一口,这屁股太嫩,太圆了。跟圆规画出来似得。小臀尖两团软绵绵的肉,比摸奶还舒服。

 

“嘿嘿!”捏着细腻嫩肉,差点儿挤出水珠子来。秦宇奸笑两声,双手拿捏着两半屁股蹲儿,大拇指轻轻拨开杂草丛中的两片嫩肉,一股滑腻温热,有些粘手的汁液流了出来,大拇指轻轻往外一顶,果然是嫩的出水儿。

 

“嗯哼哼,嗯….”沈丽红闷哼两声,扭了扭屁股,身体莫名燥.热起来,下面被摸的酥酥麻麻,捅弄两下下面就湿得不像话。“小宇,别,别整你婶婶,下面痒,痒得难受….嗯哼….”说着屁股又是一扭,小洞的水撒了一地。

 

“痒?”秦宇眉头一挑,提高了音量,“那我就给婶婶抠弄抠弄呗。”

 

说完,也不管沈丽红答应与否,一手抓着嫩白如雪的翘臀,伸手中指,撇开两片面包,“嗤”的一声捅了进去。

 

“啊….”一声自喉咙深处发出的舒爽声,沈丽红紧闭着双眸,舔了舔嘴唇,翘着屁股配合着秦宇动作。

 

“啪啪啪”“哧哧哧”

 

中指在里面翻江倒海,丝毫不惧粘稠的汁液,啪嗒啪嗒捅个不停,小臀尖一颤颤的掀起一阵肉浪。盯着那一汪流水不停的小泉,秦宇裤裆那玩意儿一硬,昂首挺胸贴着肚皮,跟擀面杖似得坚挺!

 

“啊…啊…啊…..”突然,秦宇加快速度,快死抽.插一阵儿,一捧液体喷洒出来,溅了一地。沈丽红哆嗦着娇躯,浑身一颤。

 

秦宇嘿嘿in笑两声,伸手翘臀一掐,闷哼声响起。

 

“婶婶,还痒不?再痒的话,我换根大棒子给你捅捅,抠弄抠弄….”

 

沈丽红娇喘不止,瘫软的趴在椅子上,动都懒得动弹。往日在家里,二牛那货就会老黄牛趴背的招式,哪里知道用手抠弄。这么一整,沈丽红立马遭不住了。虽说嫁人一年多,快两年了,可这下面嫩的给黄花大闺女似得,又嫩又水儿,紧致得很。

 

秦宇不禁有些怀疑二牛裤裆那玩意儿了,真是掏牙棍儿,只把那层膜捅破了而已?

 

“小宇,歇,歇会儿,婶婶累得慌….”沈丽红红了腮帮,直喘气。

 

“呵,就这点儿能耐,还找村里的男人来日?婶婶,你这战斗力……”秦宇摇了摇头,带着点藐视,再看看裤裆挺着的黑色的棒子,突然无比自豪。别说村里人不敢跟自己比,就算电视里那黑鬼来了,见着都得饶道而行。“哎,想借种怕难哦…..”

 

啥是根儿,这才是根儿!

 

“小宇,你…..”陈小丽红了脸,一直在旁边看着二人摸摸搞搞,这心痒得难受。

 

昨晚刚刚尝了鲜,美美的吃了一顿。可毕竟守了几年活寡,要说心里不想,那肯定不可能,整吧,下面又疼的厉害,那棒子跟烧火棍儿似得,还能拐弯儿,一进洞就直往最深处捅,一直顶到花蕊。

 

又长又粗,还带着滚烫的温度,这哪遭得住啊?

 

可方才见二人你摸一把,我撸一撸的,自己这下面就跟水泼过似得,小裤裤都给整湿了,偏偏奶.头子还痒得厉害,小腹升起一阵邪火,早就将下面的疼痛给忘却了。

 

“表婶儿,你放心,整了丽红婶婶,我再来日你,你先休息一下。”秦宇一本正经的说着,指着昂首挺胸的小秦宇说道:“这球玩意儿厉害的紧,整通宵都没问题!”

 

说着,啪的一巴掌扇在二弟脑袋上,小宇跟摇晃了两下,依然坚挺如柱,强壮的很!

 

“姐,你别管,我来!”沈丽红小碎牙一咬,不知哪里来了勇气,胆寒的望着那根儿黑黢黢的巨柱,小手猛地一抓,拽着秦宇直往床上走。

 

秦宇笑着跟了过去。

 

“小宇,你躺下,我来整。”习惯之后,沈丽红也不害臊。三五两下脱得光溜溜的骑了上去。

 

秦宇笑握着两只大.咪.咪,仔细掂量了起来。

 

就这对奶.子,吨位跟陈小丽差不多,可更加坚挺,紧实,两颗小豆点儿更加粉嫩,双手一抓,饱满,富有弹性。

 

“吧嗒吧嗒….”秦宇砸了起来。

 

“嗯哼…..”沈丽红娇躯一扭,刚刚冷了两分的身子又热了起来。心里像是有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似的。

 

要说一开始对大黑棒有恐惧的话,那现在的沈丽红完全被烈焰焚烧,已经顾不得许多了,管它大小,只有这根儿擎天之柱方才能解救自己!

 

握着黑漆漆的棒子,对准下面那条小缝儿,屁股一撅!

 

“哧溜!”一声,钻了进去!

 

“啊!”沈丽红娇躯猛地一颤,仿佛灵魂被什么给撞击了一下似得,整个人给呆住了。双手捧着脑袋,樱桃小嘴儿张的老大!

 

那种饱满,那满足感是从未有过的,仿佛,自己嫁人快两年了,从来没做过真正的女人,外面那层膜没了,可里面还是全新的!嫩嫩滑滑,跟刚出锅的嫩豆腐没啥区别!

 

“啪啪啪”

 

逐渐适应,沈丽红慢慢耸动着翘臀,两片厚厚的面包片包裹着黑黢黢的巨柱,轻轻磨砂,一股新鲜汁液滑了出来,流进杂草丛中。

 

秦宇吃奶,吃的正舒爽,二弟突然被包裹起来。这种紧实有力的包裹,对秦宇同样是全所未有的,除了沈丽红之外,也就数吴贵花的要紧实几分。巨柱圆圆的脑袋不断撞击着桃源深处,带出点点水珠子,沈丽红运动的更快了。

 

“啊….嘤咛,啊哈….哦….嘶…..”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随着秦宇开始动作,加快动作,沈丽红舔着薄薄的性感红唇,呻吟起来,秦宇渐入佳境,运动了约莫十来分钟,翻身而起,抬起两条白花花的腿抗在肩上,对准小洞,“滋溜”一声,又钻了进去。

 

“啪啪啪”

 

“啊..啊…啊..轻,慢,慢点儿….啊……”秦宇加快速度,沈丽红疯狂的摇晃着脑袋,一脸红润,说不出的兴奋…..

 

秦宇专注运动,跟随着小秦宇感受,不断加大力度。狠狠的塞了进去,这紧致,给日雏儿没啥区别。

 

“啊啊啊,不,不行了,”沈丽红渐入巅峰,美妙到极致的感觉涌遍全身,奈何秦宇停不下来,只得求救。“姐,姐,救救我….哎哟喂,痛…..”
 

二人旁若无人的折腾,两条光溜溜、白花花的身子就在跟前抖索,运动,跟看黄色.电影似得,还现场直播。无疑给赵梅带来了极大的视觉冲击,灵魂冲击。

 

早就忍不住抠弄着下面,自己那下面给瓶子没塞似的,哗哗的流水,裤裆那地方给湿透了,偏偏还痒的难受,一股闷热。

 

“姐姐,我的亲姐,快,快救救我….再,再日我就要,死了….快,救救我…..”在秦宇加速运动下,沈丽红艰难呼救。

 

赵梅耳根子一热,也顾不得许多,跟着爬上炕去。

 

这炕打,别说两个女人,就算再来三五个都躺的下。赵梅还没脱掉衣裳,秦宇已经拔出了黑黢黢的棒子。上面裹了点点白色的汁液,嫩滑的很。

 

秦宇也知道,沈丽红比表婶还嫩,再整两下真的会死人,这都拔出来了,趴在炕上,还岔开着大腿,合都合不拢,原本一条细小的缝给撑的圆圆滚滚,就跟塞了一根大茄子似得,下面缓缓流淌着一汪爱的汁液。

 

“哎呀,咋这么多水?”秦宇一扯掉表婶的裤头才发现,下面给泼过似得,哗哗的流水,两片红肿的面包浸泡在粘稠汁液中,给两片红红的嘴唇,伸手摸了一把,滑腻的很。“表婶儿,你等着,我来也…….”

 

话音未落,腰身一挺。黑黢黢的巨柱如同泥鳅一样钻了进去。

 

“啊……哼!”赵梅娇躯一震,虽然早已尝过这巨棒滋味儿,可这一次与上一次竟然完全不一样。

 

昨晚的感觉有点儿像久旱逢甘霖,而今晚就是润物细无声,那条大蟒蛇一钻进去,浑身上下顿时轻松了许多,长久的空虚一扫而空,取而代之是一种莫大的满足,充实之感,灵魂都跟着颤抖。

 

“啪啪啪”

 

灵魂跟随着臀尖儿与大腿的撞击声,带入天堂,飘飘欲仙,好不美妙!

 

“啊….啊….嗯哼….”

 

赵梅轻轻扭动着屁股蹲儿,极力配合着秦宇的行动,“吧嗒吧嗒”渐渐推入高峰!

 

赵梅搂着秦宇结实的臂膀,脑海一片混沌,迷茫。啊啊声中步入巅峰!

 

“啊…..啊…啊….”

 

秦宇紧握小蛮腰,死死扣住,巨棒如同电钻一样,剧烈运动开来,两片面包似乎都给磨薄了许多,越来越红….

 

“啊,妹妹,妹妹,救救我,姐姐,姐姐不行了,快….救救我…..”

 

沈丽红闻言一脸惊恐,盯着秦宇像看见怪物似得,连着自己都快运动了一个半小时了,硬是没停下来,那跟黑黢黢的棒子坚挺如斯,一脸傲然的看着自己。

 

自己这下面跟刨火棍捅过似得,爽是爽了,过劲儿了之后,火辣辣的疼,砸去救姐姐啊?可不救不仗义,在这根儿巨棒面前,姐姐战斗力再强也是白搭,那棒子能把人送上天堂,也能捅到地狱去!

 

牙一咬,沈丽红又跟着上了!

 

秦宇可管不了许多,这俩姐妹都差不离,脸蛋没啥差别,身条子也相差无几。不过话说回来,日人这活儿,灯一拉,被子一捂,扶着二弟进进出出洞门的事儿,二弟一上火,哪还认人啊?

 

“啪啪啪,砰砰砰”

 

巨棒突然换了一个紧致的环境,加上长时间作战,顿时有了反应,紧抓着小腿,狠狠送了进去。

 

又过了半个多小时,撞击声更加剧烈了两分,却看秦宇那脸一直红到脖子根,裤裆那根擀面杖被磨得麻麻痒痒的,一股肿胀袭来!

 

“啪!”

 

猛得一用力,整个儿囫囵给塞了进去!

 

“啊!”沈丽红闷哼一声,瞪大了眼珠子看着秦宇。

 

下面那洞里深处,一股火热的液体喷洒了出来,滋润着花蕊。像是冬天里热水泡脚的感觉似得,太多了,那玩意儿实在太多了,一鼓一胀又把下面给撑大了两分,可不管咋的,里面那股温热还在持续!

 

热流还在慢慢流淌着,沈丽红似乎发现了什么,这家伙事儿大,货就多了,货多了,怀娃的机会也不就大了吗?哪像二牛啊,就那么一点儿东西,还跟挤似得,趴在肚皮上愣是努力了半年也没个反应!

 

“啪!”

 

秦宇心满意足的从小洞拔出巨棒,一巴掌扇在屁股墩儿上,坏笑了两声,“咋样,丽红婶儿,还满意不?不满意再日一把。”说着秦宇撸了两把。

 

“别别别,”沈丽红连连摆手;屁股蹲儿直往后面挪,一挪动下面像扯开似得疼,当初二牛给自己破开的时候都没这么痛。果然是家伙不同,这大家伙咋那么厉害?

 

“够了够了,婶婶满意了,满意了。借种的事儿就交给你了,明天,明天接着让你日。”沈丽红道了一声。

 

见沈丽红臣服,秦宇望向了一边的赵梅,今晚她可没咋享受,是不是再讨好讨好表婶儿呢?

 

“别看我,我也够了。”没等秦宇开口,赵梅一把扯过毯子盖在身上给秦宇堵了回去,“本来就没休息好,要不是为了缓解丽红压力,我才不给你日呢。”

 

秦宇眼一瞪,“不给我日给谁日?”

 

“难不成满足不了你?”一边擦拭着巨棒上的汁液,一边说着,“要不能满足就再来一炮,试试我的威力!”

 

赵梅连连摆手,“不是,是你这家伙太厉害了。我得休息一晚,下面肿的跟蛇咬过似得。”

 

“姐,你咋说话呢,咱们可不就是被大蟒蛇给咬了一口吗?”沈丽红叉开雪白大腿,瞅了一眼下面。

 

爽是爽了,可疼的厉害,小缝儿两头硬生生被扯开了几分,要不是小缝有弹性,今晚自己怕给人日死。不过话说回来,自己做了真正的女人,借强壮男人的种也挺好,以后生个儿子,也长个大玩意儿。羡慕死人。

 

“嘿嘿,”秦宇摸着二弟,看着俩姐妹,无比自豪。这对姐妹花实在太水嫩了,二牛死了倒也好,两姐妹搬过来一起住,每天晚上一起日,那才带劲儿。

 

“嗯,明天晚上玩玩老树盘根,老牛趴背,招式虽老,可效果好……..”秦宇暗自嘀咕了两声,左拥右抱进入了梦乡…….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喜欢 0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