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蒂喷揉镜子*为什么总是干到一半就没水了

    他之前突然要求李狗蛋下手杀了那少女,倒不是无聊或是突发奇想,而是在看见了那少女的真实面貌后,瞬间认出了对方的身份。 

    前面就说过了,虽然黄林几十年未曾回过师门太元门,但始终未曾与师门断了联系,逢年过节都会托人向师门送上礼物仪金,因此多少对师门内的情况有些了解。 
       
    根据黄林的记忆,听闻现任的太元门掌门庄木闵有一独生爱女,唤作庄子苗,自幼聪敏伶俐、古灵精怪,于琴棋书画、医术武学等都相当有天分,兼之容貌极美,故在江湖年轻一辈中颇具盛名——而眼前这少女,就非常符合这些描述。 

    如果说单凭一点传闻和外貌还不能认定身份,那么只需要再联想一下当时在酒楼中,那些太元门弟子对她的态度和喊话···对一个偷了师门至宝的小贼,谁家会那么客气? 

    何真至少有九成九的把握可以肯定,眼前这个美貌小妞,就是太元门掌门的独生女庄子苗了。 

    既然是太元门掌门的独生爱女,所谓的“偷了师门的至宝出逃,太元门必定会重新调整机关布局”一言自然就不攻而破,怕是那太元门掌门还在盼望着女儿赶紧回家呢。 

    因此,对何真来说,在这四下无人的荒郊小树林,把这小妞一刀剁了,吸取灵魂,真真是件既轻松又保险的事儿。 

    只可惜,这李狗蛋竟然不听话了··· 

    偏偏何真还不能强逼李狗蛋动手。 

    打个温馨点的比喻,李狗蛋就像是何真的“孩子”,每个孩子都会有青春期和叛逆期。 

    如果一些原本乖巧的孩子突然接触到了“网络游戏”并且沉迷其中,父母应该怎么做? 

    砸电脑?打屁股? 

    这么做大多只会适得其反,不仅没有效果,反而还会激起孩子的逆反心理,加倍的沉迷其中。 

    更糟糕的是,和真正的“父母”相比,何真连‘砸电脑’、‘打屁股’这样的手段都没有,甚至他还得指望着李狗蛋为他去搜集各种高级的金属材料强化身躯,更别说寻找武林至尊宝藏的主线任务了。 

    简单点的说,何真就算动了杀心,也没有直接杀死李狗蛋的办法,还得假手于人、设置圈套——换主若是成功,也还有个问题,那就是怎么确保新的宿主能“听话”? 

    事实上,何真所要求的宿主,越是接近他的需求,有野心、有能力、又大胆,那么这样的宿主,也必定会越不“听话”。 

    真正的“人君”,怎么可能会被一把菜刀反客为主呢? 

    说回李狗蛋,如果何真搬出“老爹、娟子”,再用“武林至尊宝藏复活”的由头要挟,也有不小的可能成功逼迫李狗蛋乖乖的杀掉庄子苗,但是这样一来,他与李狗蛋之间必然会出现难以弥补的裂隙,而且会更加剧烈的引爆一枚已经埋下的大炸弹—— 

    随着时间的过去,李狗蛋迟早会知道“武林至尊宝藏”的真相,虽然何真也不知道所谓的宝藏究竟是啥,但他能肯定和“复活”无关。 

    等何真的这个谎言被戳破,就是这枚大炸弹爆炸的时候了。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啊。’ 

    何真虽对李狗蛋今天的表现感觉失望,但细细一想,这庄子苗的出现,也未必不是件好事,或许对李狗蛋、对自己都是件大好事。 

    对李狗蛋而言,现在支撑着他的精神,让他不断杀戮向前的信念无非是“寻找武林至尊的宝藏,复活老爹、娟子”,但这信念其实是建立在谎言之上的,如何解除这枚炸弹,此前何真也没有什么好办法,但眼下却是发现了一个可能··· 

    比如说,让李狗蛋爱上这漂亮小妞庄子苗? 

    如果能成功,这李狗蛋就算是多了个精神支柱,何真估摸着,到时候就算李狗蛋发现宝藏的事儿完全是个骗局,也不会精神崩溃、觅死觅活或者说更激进的要和他同归于尽了。 

    毕竟只有一无所有的人,才会走上极端。 

    另一方面,也算是补偿补偿李狗蛋——就算再怎么努力修炼养生功法,何真也可以肯定李狗蛋活不过2年的时间,在这剩余的生命当中,让他体验一下更多彩的生活,比如什么叫“爱江山也爱美人”、“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之类的,也不算白活了。 

    至少说起来,这比禄禄无为、当个农夫终老一生总要精彩的多吧? 

    而对何真而言,又可以趁机加强对李狗蛋的信赖和控制了。 

    比如说,在江湖中受众多年轻俊杰追捧的庄子苗,怎么可能看得上一个400斤的肥胖大汉呢? 

    恩,那李狗蛋如果爱上了庄子苗,想追求美人,又能靠谁出谋划策呢? 

    还不是他刀老! 

    “不过,还是要想办法加强控制,我需要的是一个绝对听话的宿主。我玩游戏那么多年,早就懂了一个道理:变强的永远不会是角色,而是我自己。” 

    何真冷酷的目光,落在了李狗蛋和庄子苗身上。 

    “我叫庄子苗,哼,你别以为你说几句好话,道几个歉,我就能原谅你!” 

    那美貌的少女口中如此说道,但在李狗蛋连连的木讷道歉下,气还是明显消了不少的——最重要的是,脸上的伤口好像也不深,应该不会留疤。 

    “李浩南,你既然自号【为人不识李浩南,纵称英雄也枉然】,那你想必是个了不得的大英雄了,你说说,你不让本姑娘走,这算是英雄所为吗?你不让本姑娘走,到底有什么企图?” 

    庄子苗看李狗蛋似乎颇为内疚的样子,趁机又开口问道。 

    “没事了,如果你现在想走···” 

    李狗蛋有些讷讷的说道,他之前不让对方走,也是因为刀老的要求,现在既然已经打消了刀老杀她的意图,那再留着她也说不过去了。 

    不过就在李狗蛋要说出‘想走就走吧’之时,刀老的声音又突然传进了他耳中: 

    “当然不能放她走,她若就这样走了,你还怎么娶她?” 

    “咳——” 

    李狗蛋的一张脸瞬间又涨成了猪肝色,同时还被呛得连连咳嗽,也亏得刚才没在喝水,不然一准全得喷对面姑娘脸上。 

    “刀老,你在胡说什么!” 

    李狗蛋赶紧别过脸去,小声的向刀老说道。 

    “呵,老夫哪里胡说了,老夫就这么告诉你罢,如果你喜欢她,那就不许她走,老夫自会帮你得偿所愿,你若是以后再也不想见到她,那你就让她走。” 

    老刀的声音直直的钻入了李狗蛋的脑海里。 

    “你又在一个人说什么呢?” 

    那庄子苗看李狗蛋诡异的扭过头去自言自语,不由提高了几分声音,尝试着说道:“你刚才说我现在想走的话···” 

    “不能走!” 

    李狗蛋飞快的转过了头,脸上的猪肝色更浓重了,不仅如此,似乎还出现了···扭捏的神色? 

    庄子苗的脸色也顿时古怪起来——见鬼了,一个年过30的中年肥胖大汉神情忸怩是个什么模样? 

    庄子苗不由小心的往后退了些,和李狗蛋拉开点距离,又问道:“那你把我留下总有原因吧?你要我做什么?” 

    沉默片刻,李狗蛋的脸色终于恢复过来了,脸上的忸怩之情也没了:“没有原因,因为我武功高,所以我说你不许走,你就走不了。” 

    庄子苗好看的一对眉毛不由蹙了起来 

    她也在心底猜测过这人会不会是自己爹或者是太元门的敌人,但现在看来,似乎也不像···而对方的无赖答案,也让她无从获得一个更靠谱的猜测。 

    “很好,就是这样,有一点霸道总裁的味道了!” 

    李狗蛋的耳中,倒是传来了何真的赞许——先前的回答,也是何真帮李狗蛋想的。 

    “老夫告诉你,这女娃儿长得如此祸国殃民,平日里不管走到哪,必定都是众星捧月、照顾得如同掌上明珠,你若想入得她眼,还需得反其道而行之···” 

    ······ 

    接下来,李狗蛋打着“休息”的名义,带着庄子苗在这片树林里转悠了两圈,轻松就打得了2只野山鸡,然后丢给了庄子苗,让她重新做成那好吃的“叫花鸡”。 

    至于理由? 

    要什么理由,理由就是李狗蛋没吃饱,另外他的武功更高,想叫她做什么她就得做什么。 

    在看着庄子苗乖乖重新烹制“叫花鸡”的时候,何真也没闲着。 

    “老夫且问你,你是想得到这女娃子的心呢,还是单纯馋她身子?” 

    菜刀之魂的话一出,还只是个16岁少男的李狗蛋又是涨红了脸,连连数声咳嗽。 

    李狗蛋第一次发现,刀老的话,竟然如此锋利,实在是让他根本无法招架。 

    “刀老,你、你···” 

    李狗蛋期期艾艾了半天,只觉得这事儿不管怎么说,都难以启齿。 

    “如果只是馋她身子,那好办的紧,你自己上就是,这女娃的功夫在你面前根本毫无招架之力,不过看你的样子,是想要她的心了吧?这就需要水磨功夫了,尤其你现在外在形象还比较差,一般人都未必看的上你。” 

    何真自顾自的就说下去了——其实这问题的答案不用问他也知道,别忘了,他能感受到持有者的情绪。 

    从情绪上看,只要那庄子苗和李狗蛋说话,李狗蛋的情绪就明显的变高涨、欢快起来,其中并不涉及什么情欲,况且要说一个古代十六岁穷人少年懂什么情欲也委实过份了些。 

    “刀老,我、我、我,要不还是让那姑娘走吧,我这样的人,如何配的上···” 

    何真的话刺中了少年心中最脆弱的地方,李狗蛋眼一闭,小声的说道。 

    别说他现在又肥又老的样子,就算是他练武前的黑瘦少年模样,李狗蛋也觉得自己是远远配不上那庄子苗的,先前会说出“不能走”,完全是被刀老一激,脑子一热说出的话。 

喜欢 0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