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含不住Np共妻~被老头下药玩好爽小雪

就这样一个极为暧昧姿势,我的金刚杵深深的顶李思玲的进神秘地带之中里,双手伸到前面抓住李思玲那两座山峰,利用她自己上半身的重力配合我的冲刺,这个姿势还使李思玲的神秘地带的入口变的更紧。我大力揉搓着李思玲那两座挺拔的身份,我的金刚杵快速的向上顶着,李思玲挥舞着双手抓不到东西,最后只能抓在我的手背上,后仰着头,微张的小嘴儿朝着房顶娇媚的呼喊道:“嗯~啊…彪叔,你这可要了我的亲命了,我要死了,啊!”

几分钟后,终于忍受不住快速深度冲刺的强烈刺激,李思玲的神秘地带之中一紧,再松开时一大股晶莹剔透的泉水喷发而出,弄得我我的金刚杵还有小腹全湿了,这些喷泉顺着我的身体开始往地板上滴落。

我把她推趴在床上,湿漉漉金刚杵又带出先前李思玲的喷泉洒在床单上,我又骑到她的大腿上,轻柔了几下扒开了李思玲的翘臀,随后让金刚杵进入了李思玲的神秘地带,来了个男上女下骑跨式背后冲刺,让我的金刚杵和李思玲的神秘地带之中永远都不在一个方向上,虽然不能插到最深,但对李思玲的刺激很强烈,看李思玲几乎要晕厥的表情,我兴奋不已,这次还是真的是意外的收获。

若是不好好来一番,就太对不起自己的金刚杵了。我双手抓着李思玲两片粉嫩的翘臀,前挺着我的金刚杵开始冲刺。李思玲虽然阅人无数,但没尝过高潮的滋味,也没试过这么多体位,早就招架不住了,侧着头张着嘴大声娇呼着,听的我也有点儿疯狂了,一手薅住她的头发,拉的她后仰着头,一边狠狠地冲刺着一边问她:“小玲啊,舒服吗?爽吗?”

“啊……爽……舒服…舒服死了……”

闻言我也是一乐,继续说道:“小玲啊,你看叔让你这么快活,你该这么报答叔啊。”

说话的时候我动作有所迟缓,李思玲可忍不了,直接开始扭动着她的翘臀,一边扭动着嘴里一边低喃道:“以后……啊……天天嗯~~~让……彪叔啊……”

我一阵冲刺,让李思玲的话都没来得及说完便开始不停的娇呼着,李思玲这个时候就突然使劲往后弓着身体,李思玲的神秘地带之中和双腿都夹的紧紧的,李思玲的神秘地带之中水汪汪的,我怎么也没有想到,这李思玲这么快又达到了巅峰,还真别说,我也有了想要去云峰之巅的感觉了,正想着再冲刺一会儿就在李思玲那本来白白的现在已经被我抓红的翘臀儿上起飞到云巅,就在这个时候,李思玲依旧是表情迷离的喃喃低语,我一低头看到了李思玲的菊花,嫩嫩的,还微微的抽动,我突然有了邪恶的想法。

“小玲啊,你这里玩过吗?”我在她高潮刚刚过去时问道,我也是在小说和手机上看过别人玩那里,自己可从来没有试过,看着身子在不停的扭动的李思玲,我不禁没忍住想要尝试。

“没,干什么呀?彪叔,你该不会有这一口爱好吧。”她娇喘着答道。

“我想试试啊,你都起飞好几次了,我还没出来呢,我想在你这里起飞。”我说着一边在她的那朵菊花之上轻抚。

“彪叔,你想试试就试试吧,我感觉我今天都站不起来了,我一点力气都没有了。”李思玲说完也是趴着床上不动了。

我拔出我的金刚杵,起来拉她跪好,用手掰开那朵菊花,金刚杵沾着那神秘地带入口自之处的泉水往李思玲的菊花上抹,抹的多了就自动的流进了一些到菊花里,我见时机差不多了,把半个金刚杵顶到那朵美丽的菊花,我一双大手抓住了李思玲的小蛮腰,用力一顶,只听李思玲一声惨叫。

“停,好疼啊,疼疼疼!彪叔,不行啊~我好疼。”一边叫还一边挣扎着。我按住她,低头一看,用力太猛了,半根我的金刚杵都冲了进去,里面太紧了,也不够湿滑,怪不得她叫的这么惨,现在连哭声都出来了,我紧紧抓着她,不让她甩脱我的金刚杵,都进去这么多了,哪能半途而废呢。渐渐的,李思玲没了力气,也有点儿适应了自己的菊虎之中多了这么粗的一根金刚杵。

我慢慢蠕动了几下金刚杵,还是有点些干涩,于是我又拔出我的金刚杵,沾点儿李思玲的泉水再次方了进去,这次李思玲只是微微挣扎了一下,我让我的金刚杵进进出出的多沾了几次淫液,才感觉李思玲的菊花够湿滑了,我试着往里用力顶,我的金刚杵只能放进去大半,另外一半怎么也放不进去了,我也不着急,随后我开始慢慢前行着后退着,每次都不会完全退出来,始终保持金刚杵在里面,每次前进到底时都再用力往里顶一下。

如此反复了几分钟后,保持着我的金刚杵在李思玲菊花放人的深度,把她放平,完全趴在床上,我趴在她背上,双腿紧紧夹着她的双腿,使劲往里顶着我的金刚杵,终于能全放进去了,我休息了一会儿,开始缓慢的冲刺,太紧了,想快也快不起来。

李思玲菊花之中的温热紧紧裹着我的金刚杵,实实在在的感觉啊,说实话比神秘地带还要舒服不少,李思玲好像也找到了感觉似的,全身都放松了,嘴里渐渐的发出娇呼声道:“嗯……嗯……好舒服哦……彪叔现在不疼了,就是有点痒,你弄的人家好舒服。”

我撑起上半身,两手抓着她两只小臂按在她头两侧,我的金刚杵更加用力的冲刺着她的菊花,搞得姿势像施暴一样,只是被施暴的女人一点儿都不想反抗,反而很享受的样子。

我尽量的加快了冲刺的速度,她的娇呼声也开始变大,李思玲的翘臀也一拱一拱的开始配合我,我感觉到金刚杵发胀,连忙狠狠的插到最深处,一股本命精华在这里从金刚杵之上喷涌出来,我的金刚杵又冲刺了几下,每一下冲刺都会再射出一小股我的本命精华。

我心满意足的将金刚杵拿了出来,我的那股本命精华也顺着李思玲的菊花往神秘地带流淌,我略带调侃的说道:“赶紧擦擦,我可不想要个便宜儿子。”

“彪叔,你就会说笑。”李思玲嘴上虽然如此说着,可是拿卫生纸的速度一点都不慢。

李思玲懒洋洋的擦着我的本命精华,身子是能少动一下就少动一下,表情十分慵懒,慢慢地李思玲爬向了我这边,拉着我的手说道:“彪叔,我以后可以经常找你吗?”

我微微一笑说道:“我这幅老身板可受不了。”李思玲脸色羞红的说道:“我受不了才是真的。”

闻言我也是哈哈一笑说道:“年纪大了啊,经不起几次折腾。”说实话,陈东常年在社会上混迹,我可不想被他抓住什么把柄,这么一大把年纪了只想安安稳稳生活。

“没事儿,叔,你等等我。”李思玲说着便有些艰难的下床,我也不知道她想干什么,只得由着她,不一会儿只见李思玲在房间柜子里拿出了一个锦盒,我有些好奇的问道:“小玲,这是啥?你拿着这玩意干啥。”

“彪叔,这可是好东西,你猜猜是啥?”李思玲光着身子手里拿个锦盒,我想也不用想,这里面玩意指定是壮阳的,不过我还是摇摇头说道:“我可不知道,你说说是啥。”

李思玲嘿嘿一笑说道:“这个可是黑虎鞭,男人吃了大补,彪叔你懂吧,这玩意当初陈东花了一百多万才弄到手。”

一百多万,这个数字给是给我吓了一跳,我连忙摆摆手说道:“那你还拿出来,赶紧收起来。”

“彪叔,你是不是怕陈东啊。”李思玲噗呲一声笑着,将那个锦盒丢到了我的手中,随后继续说道:“陈东以为他自己早吃了,去年我偷偷给他换了更驴鞭,他那玩意,吃了也是浪费。”

李思玲说完又别有深意的看了我一眼继续说道:“只有像彪叔这样的男人才配吃这黑虎鞭。”

我讪讪一笑,李思玲这么一说我还真的有点不好意思,不禁老脸一红,李思玲随后继续说道:“彪叔,你看这么好的东西我都给你,那以后…”

“这玩意看天时地利人和的,为了这点事情,弄的日子过不下去了不值当。”我说道,我虽然好色,但是也分得清轻重缓急。

“嘿嘿,这一点彪叔你放心,到时候我会安排好的,彪叔你就答应我嘛。”李思玲说着,拉着我胳膊不停的摇晃,嘴里也是不停地说着那些撒娇的话,胸口两座坚挺的山峰也在我胳膊是不停的摩挲,我被她弄得有些无奈只好说道:“好好好,我答应就你咯,别晃了。”

“彪叔,你刚刚也没少晃人家,我都没有说什么,咋滴,就晃这两下就不行了啊。”李思玲说道,可能是我答应她的原因,表情显得十分开心。

"好好好,我答应你便是了。"我说道,说实话,李思玲说那个虎鞭一百多万,我不心动是假的,我年纪也有这么大了,虽然身体很好,可是年纪摆在那里,若是吃了这个黑虎鞭能够提升一下自己的能力,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见我答应了,李思玲十分开心的说道:“那成以后每个礼拜天你来找我。”

“东子发现了怎么办?”我有些担忧的问道,李思玲成竹在胸的说道:“那家伙每个礼拜天结工程款,也不知道浪成啥样了,放心发现不了。”

我摇摇头说道:“不行,凡事总有个万一,常在河边站哪有不湿鞋的,换个地儿。”

“好好好,彪叔你说哪。”李思玲点点头说道,我思量了一番,觉得李翠芬家里就不错,李翠芬的男人在省城,回来的话我会知道的,相比较来说,李翠芬家里要安全的多。

“去我隔壁翠芬家吧。”我刚刚说话,李思玲表情有些怪异的看着我,随后竖起了大拇指说道:“那个浪货彪叔都搞得定,佩服佩服。”

“咋这么说?”我有些好奇的问道。

“彪叔你可是不知道,那个马蚤货啊,早几年可是挺出名的,和隔壁火牛村四个男人弄了一次,还说没过瘾。”李思玲说道,闻言我也是吃了一惊,没想到李翠芬那个小浪蹄子还有这么一段往事。

“好了好了,就这么说定了,我们先去派出所吧。”我说道,毕竟虎子还关在里面,自己儿子说不着急是假的,拿着黑虎鞭我若有所思地问道:“这个要怎么吃,泡酒?熬汤?”

“就这样生吃,泡酒熬汤都会损失功效。”李思玲说道,我咽了口唾沫,心一横,几下给咬了下去,说实话真的很难吃,不过为了金刚杵以后能够雄风焕发,这点醉算不得什么。

我吃完之后觉得身体并没有什么反应,也没有太在意,于是对李思玲说道:“好了,我们走吧。”

“好,彪叔你等等我。”李思玲擦了身上的液体之后开始穿衣服,然后又在柜子里拿了好几沓钞票,我估摸了一下,柜子里最少也得有三十多万,心中也是有些羡慕。

“好了彪叔,我们走吧。”李思玲说话的时候我衣服也穿好了,李思玲穿好衣服之后一点也看不到先前的风情万种,还真是人不可貌相。

我和李思玲去了镇上的派出所,原本所里的人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在李思玲拿出钱之后立马换了一副嘴脸。

“彪叔,待会千万不要提我交了保释金的事情,要不然我家那个憨货又得和人家吵起来。”李思玲对我叮嘱到。

我点点头,心道:又不是花我的钱,我多那个嘴干嘛。

陈东和虎子一起被放出来之后,虎子倒还好没说什么,陈东则是一路上骂骂咧咧的,嚷嚷着要给那些人好看,我不禁摇摇头,这陈东还是太年轻了,生怕别人不知道你记仇一般,这事情一看便是有人要故意整他,不过城门失火殃及池鱼连同虎子一起倒霉了。

在陈东家门口,几人相互招呼一下便分开了,李思玲给了我一个别有深意的微笑,惹得我心里又是一阵悸动,不过金刚杵反应并不是很大,昨天吃的太饱了,晚上也没有休息好,早上又打了一战,现在对李思玲说的那个黑虎鞭还是真的有点期待,不过好在离周末也就两天时间了。

回到家之后马淑芬一脸关切的说道:“没事了吧,里面有没有人欺负你?”

虎子摆摆手说道:“我倒是没有,不过东子被揍的挺惨的。”

我闻言想了一下,也更加确定之前的推断,于是对虎子说道:“陈东可能得罪了什么人,最近别和他来往了。”

“爹,那可不行,镇子里的活都是他包的,我想要挣钱怎么滴也得找他啊。”虎子憨头憨脑的说道,气得我直接给了他一个暴栗说道:“镇里不行你不会去省城啊,非要你跟着他玩进去了才开心,这次这么简单就出来了,下次呢?”

我说完之后,虎子也是若有所思地的想了一会说道:“爹,还是你说得有道理,我过几天就去省城找活儿。”

虎子的话刚说完马淑芬的表情就有些不自在了,我看了眼马淑芬也是知道她在想什么,可天地良心,我先前真的没有想到那里去,这时候我才发现马淑芬身上还穿着睡衣,一头秀发直泻而下,酥肩尽露,魔鬼的身材被睡衣朦胧地遮盖着,好像还没有穿胸罩,饱满挺拔的两座山峰有种呼之欲出的感觉,修长白嫩的大腿一是一览无遗。

“别过几天了,今天就走,那些人这次没有整到陈东,保不齐哪天又下手了,你还是赶紧走的好,等过了这段时间以后再回来。”我一脸正色的说道。

虎子闻言也是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随后说道:“行,下午我就去镇上坐车去省城。”

说完之后虎子又是看了马淑芬一眼,眼神之中透着恋恋不舍,我随即说道:“虎子,你也别不放心媳妇了,你媳妇什么人你不了解嘛,再说爹给你看着,放心好了。”我说完这句话之后,也是愧疚不已,对儿媳妇朝思暮想的,现在又说出这样的话来哄骗儿子放心离开,哎。

“虎子,你放心吧,我不会做对不起你的事情。”马淑芬说道,虎子闻言也是有些激动,上前一把抓住了马淑芬的手说道:“老婆,我会想你的。”

马淑芬俏脸通红,十分害羞的说道:“傻子,你这不是还没走嘛。”

见状我也不好继续在家里当电灯泡,随后轻咳一声说道:“你们好好聊聊,我出门转转。”

虎子憨憨的笑了两声,我还没关上院门就听见马淑芬一声娇呼,这时候我不知怎么的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我轻轻的带上了门,悄无声息地走到了虎子房间的窗户旁。

透过窗户我看见四片嘴唇再次黏合在一起,“嗯……啊,哈……嗯嗯……”马淑芬呜噎着,含着虎子的舌头从口中低声呢喃。

我也有些好笑,没有想到虎子竟然如此心里,不过眼前的一幕也是让我老脸有些微红,只见虎子轻轻地将马淑芬抱起来放在了床上,而后迫不及待的压在了马淑芬柔软的娇躯上。

马淑芬也是紧紧的抱着虎子,白玉般的手臂用力的掐进背里,丰满的双腿缠在虎子的屁股上,似乎是在宣泄着她的快感,我知道昨天晚上虎子要和马淑芬弄了一次,昨晚我就发现马淑芬似乎没有抵达巅峰,这时候看来似乎已经饿了,而且是非常饥饿。

“嗯……啊……”马淑芬口中低声的呻吟着,撅起一个又白又大的屁股,两只手支撑着床,一丝不挂地趴在床沿上,乌黑亮丽的长发遮住她粉红色的俏脸,如瀑布般垂悬在头上。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喜欢 0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