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里被男友弄了四年|宝贝坐起来自己摇

这金爷不比老张头轻多少,骆涛也是位苦命的人,这脱离老张头才多长时间,老天爷就看不得他轻松,又派了一位金爷来折磨他。

别人重生都是什么娇妻美妾,左搂右抱,骆涛就没这个好待遇。

好不容易碰到个红颜知己,也怪自己结婚太早,早点就算了居然还娶了个醋坛子,现在的朱霖那是一点就着的主。

周围就不用说了不是大妈就是大爷。

这难道就是老话说的因果轮回报应不爽嘛!

撇去张先生几位老先生不谈,干嘛要安排金爷和老张头这两位孤寡老人走进骆涛的世界,这就是惩罚啊,他们居然出奇的一致都不喜欢骑车。

咬着牙坚持驮着金爷到了丰泽园,进去就见人头攒动,好家伙这是来了多少人啊!乌泱乌泱的。

好不容易在人群中找到了侯明,“不是,明子这怎么回事?怎么这么多人?”

这可不是骆涛小气抠门,西昌楼总共才十几位员工,就算家属全带上也就几十号人吧,还有一半员工是郊区的!

“哥,这跟我们没有关系,刚才看到一朋友我就过来打个招呼,咱们都在里面呢?”

骆涛也是长出一口,真怕他们把什么七大姑八大姨给请来。“哦,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金贝勒府的金爷。”

“金爷这位是侯明我哥们,现在是西昌楼的掌柜得。”

两个人都很热情的握手,客套了几句,随后三人就往里面去。

众人见到骆涛来,纷纷起身鼓掌,这是发自肺腑的,有的双手都鼓红了。

“都来了是吧?我废话不多说给诸位介绍一下这位老先生,这可了不得,京城大饭店的大师傅金…哦,大家叫金爷就好了,让金爷给我们说两句,鼓掌。”

“啪啪啪!”都挺给面儿,一呼百应。

当骆涛介绍金爷的时候,所有人才开始注意到这个穿着不凡的小老头。

没有想到在这个介绍的环节出了一个小失误,中午光顾喝酒了,居然忘了问金爷叫什么了,还好自己脸皮厚,经验足。

“谢谢各位了,骆爷刚才太过奖了,我就是一厨子,没什么了不起得。”

看看这就是高人作派,谦虚低调,谁能想到这人在一个多小时前,还偷偷拔了邻居自行车的气门芯。

“……”

酒菜上桌,骆涛叮嘱所有人可劲造,一定要吃饱,主桌上坐的人就顾着聊天了。

“几位这菜怎么样?”骆涛发问,这不比不知道一比那差距不是一点远,那是太远了。

来丰泽园吃饭自然是另有深意的。

他们没有人说话,是的,实力不如人还有什么好说的。

骆涛见他们都缄口不语,也没多说什么,就叉开了话题。

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抽红包!

“今儿个不聊工作的事,来,我们先喝一个,欢迎金爷。”

侯明也赶紧迎合,“是的,来来,大家伙一起端一杯欢迎金爷。”

众人也纷纷举杯,但三位老师傅情绪显然不高,吃同行的饭还被自己东家问怎么样,怎么听怎么都有点不自在。

第一杯酒下肚,骆涛独自携酒走到洪师傅跟前对他说:“洪师傅,咱俩喝一个,我可是好久没跟您喝过酒了,今儿个您一定要多喝几杯。”

骆涛驭下的手段也是层出不穷,开始借机敲敲他们,不要自以为自己的厨艺好,其实他们三位炒的菜还是可以的了,但跟大师比那还是差很多。

这丰泽园国宴大师就有好几位,现在能来丰泽园吃一顿,对吃主儿来说就是荣耀。

现在骆涛亲自敬酒,就算是安慰和鼓励。

“谢谢骆先生,我会的。”洪师傅站了起来,徒弟们出走给他很大的伤害,现在话也变得少了,他一仰脖这一酒盅就下了肚。

“哈哈!洪师傅爽快。”骆涛也一饮而尽,他又亲自给洪师傅斟了一杯酒。

然后走到张伍两位师傅中间,“张师傅,伍师傅,咱们今儿第一次在一起喝酒,这一杯酒,我敬两位师傅能出山来西昌楼帮忙,感激的话我也不多说了,全在酒里了。”

骆涛先一饮而尽,两位也站了起来,相互对视了一下随后也干了杯中之酒,“骆先生言重了,应该是我们俩个糟老头子感谢您给我们一口饭吃才是。”

“伍师傅才是言重,没有几位师傅帮衬,这西昌楼可是经营不下去的。”说着话又亲自给他们斟满了酒。

又和韩春庆师傅和张康、周安等一一敬酒,其它桌骆涛和侯明两人也都一一敬了一遍。

回来吃了几口菜压压,就开始敬第二杯,“几位以后西昌楼就拜托了,我先干为敬。”

众人也都不含糊,热情也都很高胀,酒宴进行到快打烊的点才散场。

骆涛被侯明给送回百花小院,金爷被周安给送回去。

第二天,上午时分。

骆涛就提着二十五万巨款找上了金爷,金爷也没客气,照单全收,钱到手这过户的速度也是很快。

跑了两天宅子过户的事就给办利索了,现在房屋过户手续也变多了,人也多,不巧的时候还要排队,另一面是有现在办事效率慢的原因。

宅子处理好,金爷也被骆涛给拿下了,他也答应没事就去西昌楼看看,骆涛同时也给侯明打了招呼,金爷什么时候去都要当爷也供起来。

这可不是一般人,西昌楼真想在这行里出彩那就全落在他身上了,金爷的厨艺绝对是数一数二,宫廷菜一绝。

忙好这些事,骆涛又请了王师傅来帮忙修缮,王师傅还开玩笑说他们快成为骆涛御用的修缮队了。

这话一说出口,那真是说者无心听者有意,骆涛转念一想这个想法好啊!

于是就和王师傅商量组建一只修缮队伍,“王师傅您看怎么样?”

“骆先生,好是好,可是要是没活了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养着呗!“这样您合计一下你们一个月能有多少收入,我出这个钱。”

王师傅拿不定主意,说要和其它人商量一下,骆涛也知道这事他一个人还真拿不定主意。

“也好,王师傅你们这两天先商量着,有准信和我说一声就成,我就不多作打扰,修缮的方案整理好,给我或者给侯明都行,您留步。”

“诶,不管成不成我都感谢骆先生您,您慢走。”

骆涛离开妙音院,就去找老张头想让他来此监工,妙音院这就是后海北沿这宅子新的名字,出自花园中戏楼之名。

这两天真是忙的脚不沾地,就连儿子都开始抱怨,“爸爸也不爱他了”,骆涛对此只能在心里喊屈,老子现在这么拼还不是为了你吗?哪个富二代背后不是站着一个厉害的爹。

喜欢 0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