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老外一一次进不去|都那么多水了还那么紧

庄家的事给了萧烨阳很大的触动,也让他对自己和稻花的未来产生了很大的危机感。

他的处境比庄公子还要遭,庄家也就只能散播点流言蜚语,可他身后的皇家,却能分分钟要了稻花以及颜家上下的命。

“只有有用的人才有话语权和自主权……”

萧烨阳心中默念着这句话。

皇家是最不讲情分的地方,皇室子弟又众多,别看皇伯父貌似对他还不错,可他若妄想凭借皇伯父对他那点微薄的情分,就妄图自主自己的婚事,那简直是在痴人说梦。

他要想争取到婚事的自主权,就得有过硬的本事打动皇伯父,只要有了他的支持,其他的就好办了。

稻花的触动也不小,古人的婚事讲究门当户对、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对此,她也早就了心理准备,可这次亲眼目睹了一对少男少女被逼得自尽殉情,她心里还是感到一阵凄然。

想到日后自己的婚事,稻花不由看向萧烨阳,眼中露出茫然之色。

她和他会有好结局吗?

没过多久,两人回到了桃花庵。

一进院子,古坚就注意到两人有些不对劲儿,小徒弟平时都是喜笑颜开的,外甥孙虽因京城的糟心事情绪不是很高,不过因为有小徒弟的陪伴,眉宇都是舒展的,怎么今天出去了一次,两人都变得心事重重起来了?

古婆婆也注意到了,立马招来得福和王满儿询问。

两人你一句我一言的将他们在镇上遇到的事讲了出来。

古婆婆和古坚听了之后,默默对视了一眼。

古婆婆叹道:“估计是被吓到了。”

古坚无语了看了一眼姐姐,挥手打发走了得福和王满儿:“那两个小家伙是那么容易被吓到的?哼,我看是从别人身上发生的事联想到了他们自己。”

古婆婆略一想就明白过来,点头道:“也是,颜家的门第确实低了些,阳小子对稻花那么的上心,可不得急了。”

“不过阳小子发愁倒还说得通,毕竟那小子的心思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了,可稻花……难不成这丫头也对阳小子上心了?”

古坚无语了:“姐,你是有多看不起阳小子呀?好歹也是皇室子弟,模样、气度都不错,又那般的俯就殷勤,讨小姑娘喜欢怎么了?”

古婆婆噎了噎:“我这不是觉得稻花那丫头听理智通透的吗,你忘了,之前她可有意避着阳小子呢,估计也是觉得两人身份差距太大,不会有什么结果,才有意疏远的。”

古坚叹了一口气:“感情的事哪里是那么容易控制的,两人从小一起长大,又一起经历了不少事,这心可不就相互靠近了。”

古婆婆:“那现在怎么办?总不能让两个小家伙一直忧心着吧。”

古坚沉默了一下:“就让他们忧心去吧,这世上之事很少有一帆风顺的,多经历经历磨难,对他们日后有好处。”

堂屋里,萧烨阳将截获的纸条以及自己的分析全部摆了出来。

稻花拿起来翻看了一下,边看边问:“你们有发现什么吗?”

萧烨阳摇了摇头:“没有。”说着,又将另一张纸条递给了稻花,“这是从吴爷那边要来的,本来我是想看看这两张纸条之间有没有什么相似的地方,可惜,都是一些寻常问候之语,看了一点头绪头没有。”

稻花将两张纸条放在一起比对了一番,确实没什么相同之处。

古婆婆端着稻花庄子上送来的鲜花进屋,让采菊给两人上了茶点,就坐在一旁,一边插花,一边笑眯眯的看着两人商讨分析。

古坚也走了进来,坐在门边继续整理他的药材。

两个老人各自忙着各自的事,听着稻花和萧烨阳的低语,脸上都带着静怡的笑容。

“你在写什么?”

萧烨阳见稻花突然拿起笔在纸张上写写画画的,立马伸头看了过去。

稻花头也没抬:“这两条信息,字面上毫无联系,不过……”说着,将两张字条往萧烨阳旁边推了推,“你看到了吗,这些字都是合体字,都有左右两个偏旁。”

萧烨阳听得一头雾水:“所以呢?”

稻花:“你再看我写的这个。”

稻花将纸条上的字誊抄了下来,不过她写的字下,每个都有两组阿拉伯数字。

萧烨阳指着数字说道:“这是外国人的文字,我认识。”说着,诧异的看了一眼稻花,“你也看外国人的书籍。”

稻花默了默:“……我不常看,这些数字,我只是觉得方便记录,便学了一下。好了,别在意这些无关紧要的事了。”

萧烨阳将稻花誊写的纸张拿在手里:“这些数字能代表什么呢?”

稻花:“代表它可能对应着另外一个字。”

萧烨阳看了一眼稻花:“怎么找出另外一个字?”

稻花耸了耸肩:“这个我就不知道了。”见萧烨阳紧锁眉头,想了想,问道,“你了解八王爷吗?”

萧烨阳摇了摇头:“皇爷爷驾崩后,八王叔就被皇上派去守皇陵去了,这么多年了,一直没回京过。你问这个做什么?”

稻花:“我想知道八王爷的喜好呀,比如,他喜欢看什么书?”说着,招来王满儿,让她将自己刚淘到的话本《石头记》拿了过来,亲自给萧烨阳演示了一遍。

“你看啊这个‘好’字啊,两组数字,前面的3,可能代表的是页数,后头的3,代表的可能是这一页第3个字,对应下来,在《石头记》中就是个‘黛’字。”

说完,看向萧烨阳,“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萧烨阳双眼骤亮,惊喜的看着稻花:“你这脑袋瓜子是怎么长的?怎么能发现这个?”

稻花得意的仰了仰下巴,怎么长的?看电视看的。

萧烨阳飞速的按照稻花说的办法,把其他字在《石头记》中的对应字也找了出来,连起来一读,虽一点也不通讯,可他还是难掩激动。

不管怎么样,这到底是一个新思路。

稻花建议道:“我觉得你还是先去调查一下八王爷的喜好吧,如果我这个思路是对的,那么对应的那本书籍十有八九是八王爷最喜欢的。”

话音落下不久,古坚突然站起来来开了,没一会儿,拿着一本《道德经》过来了:“用这个试试。”

稻花接过《道德经》,诧异道:“师父,你还看书呀?”

古坚白了她一眼,没有理会。

稻花耸了耸肩,飞快的将《道德经》递给了萧烨阳,和他翻找了起来。

“误、抓、宁、门、府、颜、致、高、之、女、村、中、之、事、恐、有、泄、露、之、危……”

随着这些字一个接一个的从稻花嘴里蹦出来,萧烨阳、古坚、古婆婆都瞪大了眼睛。

八王爷传递消息的手段还真给破译出来了?!

在其他人惊喜之际,稻花却满心的后怕,拍着胸口直道:“谢天谢地,幸亏我把这消息给截获了下来,要不然我们家肯定会遭遇八王爷的刺杀的。”

萧烨阳激动的紧握着《道德经》,见稻花后怕,连忙放下书,走过去安抚她:“别去想这些没发生的事了。”

稻花皱着脸:“可是我怕嘛,上次是我幸运,可下一次呢?我死了不要紧,可要连累了祖母他们,我就是万死也难辞其咎。”

萧烨阳凝眉:“有我在,不会有这样的事发生的。”

稻花:“可是你也不能时时看着我家呀。”

对于小徒弟的担忧,古坚有些无语:“你是觉得你父亲,还有你那几个哥哥都是废物吗,连自己的家都护不住?还有,你上次被绑,不过是被顺带着捎上的,你还想有下一次,觉得自己是金疙瘩呀,人人都想来绑你?”

稻花被说得哑口无言,这么一打岔,心里的那点后怕也没了。

萧烨阳拉着稻花坐下:“好了,我们快来看看吴爷截获的这条消息说的是什么。”

稻花帮着萧烨阳破译了起来。

“六、月、十、五、八、仙、居、商、讨、北、疆、兵、乱、之、事。”

稻花凝眉:“八仙居是个地点吧?商讨北疆兵乱……这是说八王的人要在北疆制造混乱?”

这话一出,古坚‘砰’的一脚踢翻了药篮子。

稻花吓了一跳:“师父,你怎么了?”

萧烨阳也看了过去,他对八王爷做的事也十分的气愤,可没想到古师傅的反应比他还大。

古婆婆不知什么时候也停下了插花,看着面色铁青的弟弟,有看了看面露疑惑的两个孩子,解释道:“我和小坚都是经历过战乱的事,一想到有人竟不顾边境安危,人为制造混乱,不说小坚了,就是老婆子我,也是气得很。”

稻花见古婆婆脸色不对,连忙给她倒了一杯茶:“婆婆,师父,你们别急,这消息是去年的,既然已经被截获了,那肯定就没传出去。”

说着,转头看向萧烨阳,不确定道:“萧烨阳,去年北疆没发生什么兵乱之事吧?”

萧烨阳摇了摇头:“应该没有,要不然,这么大事我舅舅不可能不知道。”

稻花松了一口气,连忙安慰古婆婆和古坚:“所以呀,师父、婆婆,你二位不要再生气担心了啊。”

古坚已平复下了心绪,蹲下身捡洒落在地的药材。

稻花和萧烨阳赶紧上前帮忙,为了缓解气氛,稻花转移话题道:“师父,你怎么想起给我们《道德经》呢?”

古坚的手顿了顿,抬眼瞥了一下好奇的看着自己的小徒弟:“……我房里就一本书,不给你们这一本给哪一本?”

“呃……”

稻花讪讪的扯了扯嘴角,她竟无言以对,只能干巴巴的说道:“我就是觉得好巧啊,还以为师父你认识了解八王爷呢?”

古坚再次瞥了她一眼,嗤笑了一声:“你以为皇亲国戚那么好认识呀?”说完,看了一眼蹲在徒弟身边的萧烨阳,又看了看坐在椅子上的姐姐,再看看自己。

好吧,小徒弟身边的皇亲国戚好像是不少。

上次,连皇帝都被她给绑了。

稻花没敢在多问,快速的拾起药材来。

见药材有人帮忙拾,古坚也不自己动手了,站起来,走到古婆婆身边坐下。

姐弟两相互对视了一眼。

他们是不了解八王爷,可了解先皇呀。

先皇喜爱看的就是《道德经》,八王爷作为先皇最宠爱的儿子,多少会受到一些先皇的影响,没成想,还真是!

将药材收拾好后,萧烨阳就准备回房了:“今天的事我得马上上报给皇伯父。”说着,面露凝重,“八仙居是京城最大的酒楼之一,不少勋贵世家都有其股份,如果那里是八王叔的据点,那牵扯的人可就多了。”

稻花懒得理会这些事,她只关注功劳:“我们破译了八王爷消息传递的手段,算不算立功了?”

闻言,萧烨阳笑了:“算。”

得了满意的回答,稻花高兴了,不过很快又撅起了嘴:“你说皇上会记得我的功劳吗?他会不会觉得我是他的臣民,做这些都是应该的呢?”

萧烨阳:“当然会记得了,他不记得了,我也会帮你提醒的。”

稻花摇头拒绝了:“还是不要了,都说伴君如伴虎,你别把他惹毛了。”

古坚听着两人的对话,神色有些唏嘘,低声对着姐姐道:“咋感觉那丫头是老八的克星呀?”

古婆婆没好气的瞪了一眼弟弟:“明明是,稻花是皇帝的福星好不好?”

古坚摸了摸鼻子,得,算他没说对话。

萧烨阳回房写信,稻花则是去了厨房做晚饭。

晚饭后,萧烨阳刚派人将信送走,东篱和采菊也给京城去了消息。

不过,中途出了点岔子,要不是古坚及时出现,两人暗卫的身份怕是会被萧烨阳发现。

将萧烨阳打发回房,古坚才一脸严肃的看着采菊和东篱:“我知道你们是很优秀的暗卫,不过我要再提醒你们一遍,不要小看稻花和阳小子,要是身份泄漏,你们自己知道后果的。”

两人头都低得低低的,他们也没想到小王爷警觉性会那么高,要知道他们可是连藏在暗处的暗卫都瞒过了啊。

“行了,快回去睡吧。”

喜欢 0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