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床上污污的作文|大叔太凶猛一夜没出来

浓缩的三千里之地,在巨掌还未落下时,已经莫名化为齑粉,无数大罗和太乙,偌大阵仗的使团,未及有半点举动,就此灰飞烟灭。

    在这块空间消失前,众人只感觉,那名紫发青年,艰难的举了举手。

    那名光头和尚,身上微微闪了一抹微光,其他人则动也未动,瞬间展现的是绝望和狂骇。              

    当大道全部消失,或者被彻底掌控,三千法则瞬间化为虚无,这二十几人算什么?

    没有法则,不如蝼蚁!

    “对昊冥心存恶意者,无论异同,皆可杀之!”

    才安静下来的昊冥仙域,上空全都被一道道银色阵纹填满,恐怖狂暴的神念波动,充塞每个角落,有难以言喻的恐怖威压,似乎要将这个仙域撑爆。

    苍穹之上,紧跟着出现一座神殿,数万里之巨,那么多广茂无穷大,莫名展现在所有人眼前。

    非但修仙者能清晰可见,就连凡人都可向往,形状极其普通,一抹虚幻遮住,仅有七彩光晕偶尔闪动,但是所有人都匍匐了,带着虔诚和敬畏,全部拜倒垂首。

    恐怖的气息从里面渗透出,震动亿万里荒野,让修士骇然的还有那个身影,他出现在神殿之上,一脚踩踏混沌神树,一脚被圣莲拖住,头顶是星海,背后无限神光,前方昏暗幽深,似乎就是混沌海。

    圣王一般的存在,正抬起手指,轻轻点在自己的额头上,玉指比女子还要晶莹,带着千千万万的道则,从头顶灌入道躯,迅速化作无数纹路,闪电般遍布其全身。

    轰——!

    整个天地,莫名遭到点亮,几乎如骄阳坠落般,处处充满大光明,一股无形的风暴,充斥着大紊乱和大暴虐,顷刻间扫遍每一个角落。

    大放光明仅仅持续了一刻,却如同实质一般,把每个人的心神照耀透彻,以及体内仙婴都纤毫必现。

    仿佛久旱之后的甘霖,所有修士顿时精神大阵,如被醍醐灌顶,感觉遭到洗骨伐髓,甚至有重生的意念,一切阻塞瓶颈尽数消失。

    邪念破碎,坦荡无比,恍然间天宽地阔,经脉通达,轻盈十倍,无数修士苦愁许久的境界,骤然间通透无前,天劫将至的预感,让许多修士激动莫名。

    那股大紊乱的风暴过后,积累深深的煞气,转眼间当然无存,整个昊冥仙域如雨后天晴一样,那么爽朗和痛快,一眼万里,只剩神殿悬空。

    “对昊冥心存恶意者,无论异同,皆可杀之!”

    “杀——!”

    被灵气风暴洗礼的昊冥大军,恢复的法力已达近半,伤势都愈合迅速,阔别许久的精气神,向巅峰状态高歌猛进,他们冷言盯着青丘海上的空间节点,仙器所指,杀意再次暴涨。

    轰隆!

    青丘海巨颤,几乎天翻地覆,空间节点所在的圆筒状巨坑四周,海水骤然拔高千丈,海啸重重叠叠,从四面八方狠狠压来。

    灵族大军即将撤退完毕,数百个强者,仍然在那矗立,感应到昊冥仙域的巨变,纷纷一脸沮丧。

    两名灵主,几乎同时陨落,讨伐这里的大军,死伤更是多达四五百万,除此之外,他们并未得到什么。

    区区一个仙域而已,哪来的这等恐怖战力?

    杀气袭来,晴空骤寒,他们知道该走了,这里的圣人,已经下达驱逐令,整个青丘海,很快就恢复往日宁静。

    “比前世老辣多了呵!然而你终究未成圣,又怎么施展的圣人手段?当年玄天仙墓里,无数道君拼死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一抹奇光,从远方某处掠来,如蜻蜓点水,在空间节点上轻轻一触,那里一个模糊,圆筒状巨坑就诡异的消失,四周千丈巨浪,重重叠叠撞击在一起,形成惊世雷吼。

    “吾能留下你!”

    那座巨大神殿上,陆寒的法相再变,他盘腿而坐,肃穆严正,双手横在胸前,大拇指和中指相触,捏出一个轻松的的法诀,语气平淡至极。

    “放肆!真当老娘是那些蠢货?好了,我灵界认输就是,你对自己同族都残忍无比,昊冥仙域以后或许会成为唯一的净土,哼!”

    玄天姬的语气越来越弱,哪里的苍穹,噼里啪啦一阵爆鸣,再看下放大地,足有数百万里方圆的草木,瞬间拔高膨胀,独特诡异之中,一片广袤无比的古老丛林,屹立在八玄天对面。

    列队成阵的修士,自然无法看到这些,他们还在望着被填平的青丘海,一阵感慨万千,数月之内,昊冥仙域接连应战鬼界和灵界,死伤的精锐达百万之众。

    仙界曾经的霸主,实力瞬间大跌,至少在外界眼里就是如此,如今急需知晓的是,其他仙域战况如何,无数猜测接踵而至。

    ‘灵界卑鄙无耻,竟然耗费巨大代价来侵袭这里,那云光仙域资源积累深厚,堂堂七个灵祖,难道都智商退化了?’

    ‘唉!若无此战,那该多好!’

    ‘这次所有仙域群起发难,被咱们圣元道君狠狠抽了一耳光,应该知道天高地厚了吧?’

    ‘嘿嘿!灵族在这里惨败,就不知是否会去云光仙域那里报复,如今煞气消失,劫难已过,我等当努力修仙,莫要辜负圣人眷顾。’

    嗡——!

    一阵阵开心笑声传出,向远处扩散开去,但来自心神深处的疲惫,仍旧需要光阴磨合。

    没人经历过如此惨烈的大战,高度消耗、凶险超乎想象,鏖战的持续时间之久,战阵的凝聚力之强,每一种都震古烁今,足够幸存者回味万年。

    “汝等皆来!参加两次大战的道友,都该享有一次八玄天的机会,这圣地属于每个人,我昊冥仙域不再神秘,却永远霸道!”

    轰!

    正窃窃私语的修士,蓦然间陷入寂静,一个个瞪大眼睛,恍若听见不可思议的事情,几声尖叫很快将这种死寂刺破,激荡沸腾的欢呼狂潮,如大海奔涌,久久激荡不惜。

    “岂非是说,我踏进玄仙的几率,将有成希望了?”

    “什么?不是在圣地门前打坐几天,就有这么高的几率么,老兄你资质太差了啊!”

    “闭嘴!资质平庸的家伙,都在这次大战里陨落的差不多了,现在谁敢质疑老子,哼!”

    ‘…………!’

    “老坨子,你早年的担忧,现在该彻底抛弃了吧?拖延二百多年,竟然遇上了这等大机缘,好一个猥琐的家伙,啧啧!”

    “云老狗,滚远点,当心你得超脱之劫,多了三道紫金神雷,哈哈哈哈!”

    另一处……

    “那么……我等玄仙之躯,咳咳……金仙,咱们昊冥仙域的金仙,是不是要从此井喷啦?”

    “说得好像那些前辈就不去圣地似的,将来的太乙大罗,同样会遍地开花,圣元道君广开宏恩,必有深谋远虑。”

    “难道,这是在备战吗?”

    “不知!”

    ‘咚咚咚……!’

    激昂的战鼓声,忽然将热烈气氛平息,就见无数金仙接连而来,无数成金分裂而成的小型战阵,迅速合拢为本来的规模,每个军阵前,都是训练他们百年的主帅。

    一个个战阵,开始向西北方进发,浩浩荡荡远去,仅剩下青丘海激荡翻滚,将惨烈大战遗留的痕迹渐渐冲散。

    三大开天真灵,就在一旁静静的注视,他们也发现那些其他仙域的炮灰,被打散后居然回来不少,几十上百人的聚集,各个神色惭愧和尴尬。

    十多条老龙看着这些,彼此对视一眼,眼神里闪过些许炙热,昊冥大军沸腾时的话,让他们心生涟漪,越发难以抑制。

    ‘这里,毕竟还是洪荒的一部分,我们或许也可以请龙王大人去谈谈,那圣地果真如此传神,嘿——!’

    ‘是啊,混沌海那里,上次推算的紊乱大爆流,应该就是近些时日到达了,缺少我等战力,那些家伙受苦会倍增的,唉!’

    ‘必须在混沌海剧变到达六界之前,我们要在此扎根立本,那些混沌凶兽,早就会逃到这里来的,有了他们庇护,我龙族会损失大减。’

    在这些老龙暗暗密语之时,远处的麒麟一族,这不断摇头晃脑,坐在那里哈哈大笑,对着四方散去的身影指指点点,似乎非常开心。

    从各个仙域闻风而来的修士,目睹仙界最强大使团,被陆寒一巴掌呼死的情景,当场差点崩溃,吓得呆若木鸡,久久无法移动。

    遥望那么巨大的空间,转眼萎缩至三千里,恍若遭到活捉的龟鳖,顷刻成为桌上美食,一抬手便灰飞烟灭。

    堂堂太乙金仙,竟然如土鸡瓦狗,如此不堪一击,实力最强的大罗,仅仅留下惊惧的眼神。

    圣人最强,没人敢非议这一点,然而连反抗或者求饶的机会都没有,他们修仙的道心,似乎遭到了瞬间猛击,差点崩溃破碎。

    ‘真是道君涅槃的啊?竟敢怀疑圣人,结局真惨!’

    ‘然而不足两千载,即便涅槃归来,也该有个过程,就算道祖转世,这么短时间都未必成圣,老夫还是小看了这个世界。’

    ‘其他几位圣人会疯的,成圣又如何,看吧……然而我仙界的道君,可不能再有陨落的事情发生了,唉!’

    ‘可叹我九达仙域,又失去了一位至尊,这是仇怨呐……!’

    ‘无论如何,都不该下次狠手,何况大敌当前,竟然斩杀这么多顶级战力,无论他是谁,都已经属于仙界的罪人,当唾弃之!’

    有人跺脚拂袖而去,有人扶额哀叹,大半修士则脸色苍白,如丧家之犬灰溜溜悄然退走,今天的恶寒,不知多少人永生牢记。

    大片彩光在凤族头顶盘旋,一只六彩神光的不朽凤帅,歪头凝视那座悬浮的神殿,随后陷入沉思。

    “走,契约已经达成,我凤族可不敢惹这个煞星,听闻当年道君大战,就是此人以自爆,才将八大道君全都灭杀的,是个狠人。”

    “直到现在,还有许多密辛未曾解开,都说圣人不死,但他们的神魂全部消失了,能超越天道的本事,嘿嘿!”

    “嘶——!无数道君以死相拼,看来那次大战的争夺之物,很可能已是法外之物,如此……这个道君太可怕了。”

    凤族数万之众,忽然同时扭头,向正西方疾驰而去,那里的尽头是赤星荒原,被陆寒赐予开天真灵,他们将在那里暂时停留。

    三大开天真灵,在昊冥仙域同时驻留的最强存在,不可以超过四位大罗金仙,下方低阶虽不做越数,但必须是血脉纯正者,其他同类都要返回,不得靠近仙界。

    这是陆寒的底限!

    凤族一走,麒麟族随即扭头,北方极地的百兽山脉,是他们驻扎之地,那里已有王者蛰伏。

    八玄天化成的神殿,不知何时已经化为虚幻,至于那些各大仙域的炮灰军团,自然也不会驻留太久,恢复法力后便会退去。

    昊冥仙域的一干高阶,以七名大罗金仙为首,列队向八玄天圣地而去,纵然他们心境坚韧,此刻也大吐浊气,这种轻松的感觉,还是三大道君并存时才有的,似乎已紧过了许久。

    ‘幸甚啊!’

    ‘那几位道君,怕是还要和其他界面的灵族魔祖,纠缠对弈许久才会回来,看到我昊冥仙域完好无缺,或许会明白点什么。’

    温伯的富家员外装扮,在当前气氛下格外喜庆,圆脸带着满足,手里两颗古檀色圆珠,不断摩擦出奇晕。

    邱环一身白袍,宽脸上堆了几个褶子,不断梳理自己半灰半黑的长发,如今忽然无事可做,他反而显得局促。

    ‘此地安静否?’

    拄着竹杖的焦沐,蓦的轻轻点了点虚空,发出咚咚空响,继而拂须笑问。

    ‘安静!安静啊!哈哈……!’

    后面的一干太乙,顿时抬高嗓门赶紧附和,缀在远处的无数金仙,却在悄声争论。

    “那几个传送大阵,真的不用我等坚守了吗?”

    “这次大战,灵族必有余孽残留,趁机潜伏下一些卧底,当赶紧追查清除,其他仙域的大战仍旧在继续呢。”

    “你猜,圣元道君会派遣多少力量,去支援那两个捉襟见肘的仙域呢?”

    “呵呵!你想多了,一个没有!”

喜欢 0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