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是肉的文笔好的文/婚外情一般多久做一次

钱家宅邸东院的一处屋内,门窗都被关上,院子四周都是护院守卫。

    屋内,钱氏族长钱光涵坐在楠木大椅上,穿着宽松的灰褐色袍子,在他的脸上,此刻竟是看不到一丝苍老之色,那双眼眸深邃而锐利,在他身前,七八人分成两列,表情各异,有的亢奋,有的凝重,亦有神情一片轻松。

    “秦逍杀了咱们一个人,那群百姓都只是乌合之众,见了血,就吓得不敢再闹。”一名身材魁梧的汉子向钱光涵躬着身子:“属下准备亲自带人再闯刺史府,将麝月控制起来。”        

    钱光涵摇摇头,淡淡笑道:“建德,苏州城认识你的人大有人在,这时候出面,还不是时机。”

    “父亲,都到了这个份上,还有什么藏着掖着的。”钱归廷神情亢奋:“麝月既然到了苏州,咱们的目的就已经达到,她现在就在刺史府,咱们直接召集人马,控制刺史府,麝月就成了咱们的掌中之物,任由咱们摆布。”

    钱归廷后面一人立刻道:“太爷,二公子说的极是。宋良的人马被围在了太玄观,刺史府满打满算也不过百来号人,咱们召集人手,要拿下刺史府易如反掌。只要太爷一声令下,我这就带着知府衙门的衙差杀进刺史府。”

    这说话之人,赫然便是苏州知府梁江源。

    边上身着长衫的中年男子却是轻声道:“太爷,要杀进刺史府很容易,可是能否擒住麝月,却未必那么简单。”

    “长龄,为何有此担心?”钱光涵气定神闲,一副运筹帷幄之态。

    长衫男子恭敬道:“麝月是大唐的公主,此人自视为金枝玉叶,心高气傲,那不是一般女人能够相提并论。如果现在召集人手杀进刺史府,刺史府自然是抵挡不住,可是…..麝月是否在咱们抓到她之前便即自尽?”

    此言一出,在场主人都是微微色变。

    “太爷,袁先生的担心,不无道理。”钱归廷身边一人也开口道:“麝月的生死,对我们来说至关重要。她是大唐皇族,如果被逼到绝境,未必不会自尽。如果她真的死了,我们多年的辛苦就毁于一旦。”

    此人一身黑色官服,竟赫然是苏州别驾卫泰然。

    长衫男子袁长龄点头道:“没有麝月在手,后面诸多事情必将困难重重。”

    钱归廷犹豫了一下,才道:“可否以拜见为名,接近麝月,利用高手近身将其抓住?”

    “万万不可。”袁长龄摇头道:“麝月已经猜到幕后布局与老太爷有关,这时候二公子前往,无疑是自投罗网。”

    钱归廷皱眉道:“袁先生,你又如何肯定麝月一定知道背后是我们指使?她真有那么聪明?”

    “如果她不聪明,妖狐也不会将内库交到她手里。”卫泰然道:“二公子,麝月昨夜才抵达苏州城,可是今日一大早,就要传见老太爷和你。在此之前,麝月召见潘维行、秦逍和陈曦等人,在屋里密谋了大半个时辰。潘维行倒也罢了,苏州的安逸日子早已经让此人成了一头蠢猪,可是秦逍和陈曦却不是泛泛之辈。那晚刺杀,如果秦逍和陈曦联手,未必不能将刺客抓住,但这两人却并没有尽全力,二公子可知道是何故?”

    钱归廷也不是愚笨之人,皱眉

    道:“你是说这两人当时就瞧出蹊跷?”

    “他们当时未必猜到真相,但肯定心存狐疑。这两人到了苏州城后,其实一直在观察。”卫泰然肃然道:“麝月来到苏州,他二人肯定会将心中疑虑禀报麝月,所以卫某可以断定,他几人在屋里密谋之事,必然和老太爷有关。”

    钱归廷道:“如果她真的怀疑咱们,为何一大早会派你来与我们商量捐献军资之事?”

    “二公子错了,不是麝月吩咐,而是潘维行让卫某前来。”卫泰然道:“如果我没有猜错,潘维行是立功心切,没有得到麝月的吩咐,就擅作主张,派了卫某前来。卫某到了这里没多久,麝月就派人前来传见太爷和二公子,这中间可不简单。”

    钱归廷想了一下,似乎明白过来:“卫大人的意思我懂了。你是说麝月知道潘维行擅作主张后,知道自己的行踪暴露,所以才会派人立刻前来传召我和父亲?”

    “正是。”卫泰然轻笑道:“也正因如此,可以断定,麝月已经对太爷心存怀疑,她是担心这边知道了她的行踪后,会有所动作,所以要将太爷和二公子传过去,你们只要到了刺史府,再想出来可就不容易。”

    钱归廷沉吟了一下,才道:“那现在该怎么办?打又不打,总不能什么事都不做。”

    袁长龄含笑道:“二公子不必着急,这猎物既然进了笼子,就不怕她能逃掉。我们虽然不能强攻刺史府,可是却可以让麝月最终向我们妥协。”

    “妥协?”钱归廷冷笑道:“不是说她心高气傲,她如何妥协?”

    袁长龄微笑道:“如果我们主动杀过去,将她逼入绝境,她可能会自尽,可是蝼蚁尚且偷生,更何况是一个金枝玉叶的公主。我们不逼她,可是却要让她陷入绝望之中,让她精神崩溃,到最后不得不派人和我们谈判。”

    一直没吭声的钱光涵此时终于含笑赞赏道:“长龄真乃国士无双!”

    “太爷谬赞了。”袁长龄弯身拱手。

    钱归廷却一时还没有明白袁长龄的意思,疑惑道:“袁先生,你说仔细点,咱们到底该怎么做?”

    “先前百姓围堵刺史府,虽然没有冲进去,但目的已经达到,至少让麝月明白,太爷要在苏州调动人手,易如反掌。”袁长龄道:“如果我没猜错,她很快也会知道,苏州营已经是我们的人,她指望苏州营入城救援是万万不可能。苏州城在我们手中,苏州营也在我们手中,她却只能被困在刺史府,一天两天倒也罢了,三天一过,她知道无路可走,是网中之鱼,心中必然绝望,到时候便可以派人过去游说。”

    钱归廷眼珠子一转,瞬间明白过来,笑道:“不错,袁先生果然高明。先晾她三天,三天之后,咱们再派人去和她谈判,她杀一个,咱们再派一个,反正有的是人,看她能坚持几天。”

    袁长龄看向卫泰然,道:“卫大人,太玄观那边,还要你亲自出面。宋良不过是区区校尉,你亲自说服他投诚,要银子给银子,要女人给女人,只要他带着手下那些人听从我们的吩咐,每人先给他们五十两银子。”

    “一百两!”钱老太爷开口道:“泰然,你和宋良说,只要他归顺我们,以后荣华富贵享之不尽。”

    卫泰

    然立刻拱手道:“太爷放心,这事儿我一定办好。”

    正在此时,却听外面传来声音:“报太爷,刺史潘维行听说太爷一病不起,前来探望。”

    在场众人都显出诧异之色。

    “他还敢来?”钱归廷有些不敢置信:“难道…..难道咱们都猜错了,麝月并不知道背后是我们指使?”

    钱光涵微一沉吟,向门外那人道:“去告诉他,在大堂等候,老夫收拾一下就去见他。”

    “他这个时候跑来做什么?”卫泰然皱起眉头:“太爷,他来的可真是蹊跷。”

    钱光涵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衣襟,淡淡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钱家大堂内,此时潘维行气定神闲,正背负双手站在屋角的一处巨大花瓶前,饶有兴趣地鉴赏,听到脚步声,扭头看过去,只见两名婢女正扶着老态龙钟精神萎顿的钱光涵从后面走进来。

    “老太爷,你怎么起来了?”潘维行立刻迎上前去,亲自扶住钱光涵一只胳膊,关切道:“我本想去房中探望,你却非要坚持出来,这身体可好些?”

    钱光涵感激道:“多谢大人关心,怎能劳动大人亲自前来探望?”被潘维行扶着坐下,才苦笑道:“公主驾到,本该立刻去拜见,可是…..哎,这才走几步路,就已经是头晕眼花,大人,看来我也活不长了。”说完,剧烈咳嗽起来。

    潘维行关切地轻拍钱光涵后背,道:“老太爷可千万别说这样的话,你是要长命百岁的。实不相瞒,殿下知道太爷身体不适,她不便亲自前来,所以派我前来探望,公主说钱家为大唐贡献良多,那是大大的功臣。”

    “能有公主这样的话,老朽死也瞑目了。”钱光涵见潘维行还站着,忙道:“大人快请坐!”

    潘维行在边上的椅子坐下,轻叹一声,道:“除了探望老太爷,其实还有一桩事儿要请太爷帮忙。”

    “大人有何吩咐,但说无妨。”钱光涵立刻道:“但凡老朽能出的上力,绝无二话。”

    潘维行微微压低声音道:“老太爷可知道太玄观那边的事儿?”

    “大人指的是?”

    “乔胜功供出董源在苏州城内的党羽,就是太玄观那帮道士。”潘维行神情肃然:“有乱党潜伏在城中,本官自然不能坐视不理,所以昨晚派人去将太玄观剿了。事实证明,太玄观那帮道士果然是叛党,私藏兵器,而且还在道观里伏击官兵。包括黄阳道人在内的一干乱党,尽皆铲除。”

    钱光涵忙道:“原来太玄观是乱党?老朽…..老朽还真瞧不出来。不过大人英明果断,将叛党一网打尽,可喜可贺。”

    “可欢喜不起来。”潘维行苦笑道:“这些年有许多百姓受过黄阳道人的恩惠,不知真相,还以为官府是滥杀好人,先前一大群去刺史府围堵,好在被秦少卿劝退。可是……哎,太玄观那边也起了冲突,好几百人围住了太玄观,两边冲突之时,都死了人,这一旦死了人,事情可就不好办了。”看着钱光涵道:“我的意思,老太爷在苏州德高望重,苏州百姓对老太爷也是敬重有加,不知老太爷是否能出面,帮忙平息此事?”

喜欢 0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