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友一下一下越来越深,很污很黄很撩的句子

“可这是我跟你之前的事情,怎么能说是知道的越多没好处呢?”李钊有些愠怒的开口道。

    听到这话,郁丹萱沉默了一下,然后缓缓地开口道,“寻欢,这个词其实并没有多好听,就算是说起来,就是寻欢作乐而已,这种词,你自己想想就明白了,何苦要问的那么清楚?”

    李钊皱着眉头,目光一直盯着面前的郁丹萱,“你不想告诉我?”        

    “没有!”郁丹萱轻轻摇了摇头,抬头看向了李钊,沉默了片刻之后,她缓缓地伸手,搂住了李钊的腰,而后将脑袋靠在了他的胸口上面。

    看到郁丹萱如此温柔的模样,李钊原先想要质问的想法也是卡在了口中,说不出来了。

    “算了!”李钊无声的笑了笑,而后缓缓地开口道,“你若是真的不想说的话,那我就不问了!”

    “你放心好了,至少现在,我会一直跟你在一起的!”郁丹萱抬起了头来,看向了面前的李钊。

    听到这话,李钊抿了抿嘴,脸上的表情有些迷茫。

    是夜,李钊依旧住在了郁家,虽然林美洁很想让他滚蛋,但是考虑到自己的女儿,她又是闭上了嘴巴,没有多说什么。

    吃完了晚饭,李钊就开始有些拘谨了起来,搓了搓手,不断地偏头看向了旁边的郁丹萱。

    “你看什么?”郁丹萱偏头看了他一眼,脸上的表情有些莫名。

    “我今晚睡哪里啊!”李钊挠了挠脑袋。

    郁丹萱脸色一红,而后轻轻拍了拍沙发,“这里!”

    “什么?”李钊瞪大了眼睛,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面前的郁丹萱,“你,你怎么能这样呢?不行,绝对不行,谁在沙发上面,有这么对姑爷的吗?”

    “啐,什么姑爷,我同意了吗?不要脸!”郁丹萱轻啐了一声。

    “你让我一个人坐在这里,你良心不会痛吗?”李钊摸了摸自己的胸口,然后看着郁丹萱。

    “痛什么呀,又不是不能睡!”郁丹萱轻哼了一声,站起来身来,转身往屋子里面走去。

    片刻之后,卧室门再次打开,露出了郁丹萱的脸,“臭流氓!”

    “嘿嘿嘿!”看到郁丹萱的动作,李钊不由得笑了起来,连忙从沙发上面站了起来,屁颠屁颠就是跟过去了。

    “不要脸!”郁丹萱轻哼了一声,门却是没关。

    这态度已经不言而喻了。

    李钊笑眯眯地推开门,然后反手关上,顺便锁了起来,这才是笑眯眯地看向了郁丹萱。

    “我睡哪边?要不然你睡里面,我睡外面吧!”李钊开口道。

    郁丹萱看了他一眼,也不说话,转身就是扔了一个被子放在地上,然后自己上了床,将被子一滚,再压在了身下。

    “时候不早了,早点睡觉吧!”话音落下,郁丹萱就是熄灭了灯。

    霎时之间,房间里面只剩下了李钊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那里,一颗心拔凉拔凉的。

    有些话,郁丹萱不想说,李钊也就没有多问,只是像这样睡地铺,实在是!

    呜呜呜!

    李钊忍不住在心里哭泣了起来。

    第二天一早,李钊醒来的时候,郁丹萱已经出了卧室了。

    这让李钊不由得陷入了沉思。

    昨天晚上自己睡的很沉吗?怎么有人从自己的身上跨过去都不知道?

    李钊有些迷茫,不过脸上的表情还算是正常。

    片刻之后,郁丹萱的脑袋从门外探进来,看到李钊睁开了眼睛,当下也是开口道,“醒了?那就出来吃饭吧!”

    这多尴尬啊!李钊连忙从地上站了起来。

    自己来丈母娘家里,结果还要被喊吃饭,这多不好意思啊!

    想到这里,李钊也是连忙出了门。

    只是看了一眼时间,却发现时间还早的很。

    “这么早,干什么啊?”李钊有些诧异的问道。

    “不干什么,你不是很忙吗?我们吃完午饭就走!”郁丹萱看了他一样,然后开口道。

    “啊?”李钊愣了一下,我忙吗?

    只是看到郁丹萱的表情,他又是闭上了嘴巴,好吧,我忙!

    见两人都是匆匆忙忙,一副不准备多留的样子,林美洁絮絮叨叨的忙着饭,同时时不时的瞅一眼李钊,表情满是不高兴。

    显然对李钊怨气极大,即便是中午吃饭的时候,也是如此。

    只是等到了下午,两人吃完了饭,准备离开的时候,林美洁看着李钊的表情才是突然变得柔和了许多。

    “小钊啊!”

    听到这突如其来的声音,李钊也是愣了一下,不是吧,丈母娘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温柔了?不应该啊!

    “妈!”李钊也是连忙凑了上去。

    “呵!”林美洁干笑了一声,没有承认,却也没有反驳,而后开口道,“小钊啊,萱萱一个人在外面,你要多照顾照顾她啊!”

    听到这话,李钊反应过来了,原来是丈母娘知道自己本事大了,现在要走了,知道只有自己才能够保护她女儿了。

    想到这里,李钊有些得意,同时考虑了一下要不要趁这个机会让她承认自己这个女婿。

    不过想了想之后,李钊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

    告别了林美洁和郁承恩,郁丹萱重新坐上了李钊的车子,兰博基尼轰鸣着离开了这里,只剩下林美洁和郁承恩两人依旧站在原地,还在那里发呆。

    另一边,离开了家的郁丹萱,脸上的表情也是变得唏嘘了几分。

    看着郁丹萱的表情,李钊犹豫了一下,伸手牵住了郁丹萱的手,那小手温润酥软,柔弱无骨,让人心中微微一荡。

    “别担心了,我们会回来的!”李钊轻声开口道,然后在郁丹萱的手掌心轻轻摩挲了一下。

    察觉到李钊的动作,郁丹萱柳眉一竖,略有些恼怒的看向了李钊,“你敢调戏我?”

    “我怎么调戏你了?”李钊有些错愕的看着郁丹萱,同时又是用手在郁丹萱的手心挠了挠。

    “还说没有!”郁丹萱眸子一眯,透露出了一股危险的光芒,“我突然怀念一开始实力比你强的时候了,李钊,你实在是过分!”

    说话间,郁丹萱也是想要把李钊的手给甩掉。

    只是却被李钊抓的紧紧地,怎么都甩不掉。

    “狗皮膏药!”郁丹萱轻哼了一声,略有些不屑的开口道,而后扭头不去看他。

喜欢 0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