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出轨自述*灌鼓起来了堵住,憋一整天

三生在没有外援,且失去了诸多依仗的前提下,敢于挑衅一位接近失心疯的四重天修士,自然对双方的优劣之势了然于胸。

    眼前安再业信心满满的表演,在他看来如沐猴而冠一般可笑。

    只是这可笑的背后,不是一只小丑般的猴子,而是一位实打实的四重天修士。        

    明了了这点,他的嘴角无论如何都泛不起半分弧度。

    “五十米,四十米,四十五米……”

    等到安再业动了真格,三生也收敛起所有的玩闹轻视之心,屏气凝神,计算着双方的距离。

    以他的判断,只要被安再业欺身进入三十米的范围,以对方四重天的实力,就算他准备了诸多后手,最好的结果也是重伤逃走,稍有不慎就要命丧于此。

    这个距离若是达到了四十米开外,以他现有的手段,实难做出什么有效的进攻,就算是有,他那些进攻对安再业来说,一如他眼中对方的威压,同样徒增笑料。

    三十五米,是三生心底估算出来的红线,一旦安再业踏入,他将施展一切手段,为这次差距好似天堑的战斗拉开序幕。

    这个距离虽然不远,却也不近,以三生现有的状态,同样难以发挥出应有的破坏力,这却是他能够保证自身安危前提下最近距离。

    此举纵然无奈,却是他衡量所有利弊之后,找到的最易影响胜利天平的关键节点。

    “四十米,三十八米,三十七米,三十六米……”

    这一刻,三生瞳孔微缩,精神高度紧张,对四周一切视而不见,听而不闻,他的整个世界中,只剩下安再业,以及双方之间的距离。

    同样察觉到三生澎湃战意的安再业,却为在其起身感受到丝毫新增的能量波动,只当其是在做困兽之斗,继而又跨入了下一步。

    “就是现在!”

    三生心中大吼一声,微缩的瞳孔骤然放大,喉结蠕动的同时,一手已经拍在腰间的空间石上,一阵金玉交鸣的铿锵声响起,一把三尺多长,通体漆黑,挂着九个大小一致,颜色却不一的刀环的九幽魔刀已经出现。

    一股可毁天灭地的气息,更超越四重天修士的威压,以刀体为中心,疯狂向四周肆虐而去。

    周围那些毫无准备的旁观者,精神都不由为之一振,一股不久前金蟾大妖降世末日感,再次笼罩他们的心头,让他们根本就来不及思考跟多余的反应。

    就连潜藏在暗处的两位八方街供奉,跟三生面前的安再业,都不由微微一怔,精神出现了短暂的失神。

    这一切,出乎所有人的预料,却早在三生心中筹谋已久。

    甚至,不仅仅是眼前,此后可能引发的连锁反应,也在心中演练了无数遍,早就做好了应对不同状况的准备。

    “呼风!”

    九幽魔刀刚刚浮现,尚未在三生手中握紧之时,一股原本不该浮现的凌厉,自他腹中腾起,化作一条长龙,顺着宽阔且坚韧的经脉,澎湃的涌向他的左臂,抵达他的手心之时,他也恰好抓住了刀柄。

    下一刻,原本造型峥嵘的刀体,弥漫出好似无穷无尽的黑雾,狠狠地向前一劈,一股仿佛连空间都能够撕裂的锐利感,骤然将前方五十米的空间包围。

    刀体弥漫而出的黑雾,更是随着刀身的动作,扭曲着,翻滚着,澎湃着,最终化成一条条残缺的黑龙,伸出了利爪,露出了獠牙,张开血盆大口,以择人而噬的姿态向前呼啸而去。

    原本风和日丽,阳光明媚的八方街,骤然阴暗下来,好似被乌云包围,也在所有人心头蒙上了一层阴云。

    呼啸而出的黑龙,身体并未凝实,姿态也并不固定,好似处于崩溃的边缘,破坏力并没有那么恐怖。

    其所散发出的威压,却超过了一般四重天修士,令人头皮发麻。

    “护住那些英才跟实力不济的游客,不要插手两人之间的战斗。”

    修为高出安再业一筹的两位八方街供奉,相视一眼,内心已经有了默契,不在继续隐藏,分别从两个方向破空而出,一前一后挡在了安再业跟三生身手,却只是单纯摆出了防御姿态,连探查的神识都没有在中间两位当事人身上停留。

    以他们老辣跟心智,已然看出,眼前的战斗绝非自己可以插手,一时不慎,就要落一个悔不当初的下场。

    安再业是他们万万不愿意招惹,这跟实力无关,而是牵扯到了东山国内复杂的形式,跟英才馆的超然地位。

    眼前这位来历不明,频频让人侧目的年轻修士,他们更不愿意触及。

    以他们的认知,无法想象出何种凝气境修士,可以随手拿出百块中品灵石,并且在处于绝对劣势的情况下,轻描淡写的击毙有英才馆百年一遇天骄之名的淳于雁。

    最初,他们还可以将淳于雁之死归结为轻敌大意,那位自称霸道修士的年轻,唯一值得称赞的只是心智国人。

    自这一刀劈出,他们内心对三生的评价,骤然发生了翻转。

    以八方街二位供奉的眼力,自然可以看出,此刀虽无法威胁到安再业,却无一位凝气境修士可在刀下活命。

    因此,此人挑衅安再业之举,看似狂妄自大,实则十拿九稳。至于他利用霸道优势,诱杀淳于雁之举,更是为了藏拙。

    单凭此两点,他们就可以断定,眼前这位看似无脑作死的陌生修士,实则心智如妖,表面上藏拙,出手却毫无留情,绝不会给对手留任何喘息的机会。

    他们又不得不据此推算出,既然三生可以单凭实力击杀淳于雁,是否也有手段让安再业身死道消。

    这一切,看似天方夜谭,只是淳于雁命丧黄泉之前,他们也抱有同样的念头。

    奇迹,是否有第二次?

    这是两位八方街供奉内心的期待,顺带着也让情绪落寞的向朝木,双眸之中再次爆发出两道明亮,再超之前。

    身处呼风之术中心,周身都被狰狞残缺黑龙包裹的安再业,先是一惊,以他的修为竟然在这黑龙身上感受到了一股毁天灭地无法抵御的力量,只要对方稍稍发威,自己就会瞬间被身死道消。

喜欢 0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