臀缝含珠子调教姜刑:宝贝看镜子我是怎么c你的

   清晨,秦琅打着哈欠醒来。

    睁开眼,看着窗外明媚的阳光,不由的感叹这种睡到自然醒的感觉真好,在这里,生活节奏变的很慢。

    赤着脚走下椰棕床,先挑了个新鲜的椰子拿刀熟练的几刀削砍打开,椰汁入喉既解渴又清甜。        

    听到动静,张超先进来看了下。

    “什么时候了?”

    “辰时将过,马上就是巳时(早九点)了,要吃点什么吗?”

    秦琅提起毛巾,然后便向外面走去,“那还早,我先去洗个澡,游会泳。”

    张超嘲讽的道,“天亮都两个时辰了,大家都干半天活了,还早呢?”

    秦琅打着哈欠往金沙江而去,这条河也被淘金者们称为秦河,自然是缘自秦家是这片新世界开拓者之故。

    新建的金银堡现在还乱糟糟的是个大工地,因为人手不足,所以虽然设计简单,但工程进展也很缓慢。

    秦琅的身份在这里依然是保密的,只有少数几个核心管事知道他真实的身份,以及秦琅的一百轻骑卫队,其余人仍只当他是秦家派来的管事,传闻这是曾跟忠武王和魏公打过仗的家将,很受秦家器重,甚至还是历城秦家族人。

    因着这个身份,所以秦琅在这里倒是身份超然。

    谁也想不到刻意改变了胡须式样,甚至故意把肤色晒成古铜色的这位秦总管,其实是秦琅,谁也不敢往那边去想,再加上这里还真没几个见过秦琅。

    今天的天气依然不错,虽然气温渐渐升高,有了炎炎夏日之感,但其实以这里的气候来说,还算凉爽的。

    抽红包!

    河南岸的新城工地上,到处乱哄哄的。

    要想在蛮荒的新世界,从无到有建立一座城堡,比起在中原那是难多了。想当初秦琅受封武安州,开拓封地的时候,虽也是从无到有,可毕竟当时带了那么多人过去,而且武安紧挨着交州,所需要的各种东西,其实都是钱能解决的,所以从来不是什么阻碍。

    可到了这里,虽然仓库里已经存了不少金子。

    秦家本来之前就已经在开采几处金矿,都是表层露天的,一天有百两开采量,加上如今已经来了三批淘金者,多达万人的淘金大队,每天都能开采数百两甚至是上千两,虽然如今淘金量已经在下降,金子没那么好淘了,但淘金者还在不断增加,所以总体产量还是在不断增加中。

    估计过段时间后,能维持在日产五六百两的水平。

    不得不说,一夜暴富任何时代都是极诱人的,当第一批中有几个幸运儿乘船回到太平港后,他们的幸运故事,和随船带回来的黄金,第一时间就让整个太平港一直在关注此时的人疯狂了。

    更多的人前来金银岛淘金。

    “今天是文庙、武庙奠基动工的吉日,一会还等你去主持呢。”张超跟着秦琅一起跳下河,两人水性都不错,在这没小污染的河中倒是畅游欢快。

    “工程太慢了些,下批船队得多弄些工匠和材料过来了,淘金者得放缓些,太多了我们粮食等都供不过来,而且现在发现的那几处可淘金的地方,也都饱和了,好多人现在都淘不出金子来了·····”秦琅换了个姿势,改成了仰泳。

    上午的河水还有些凉,不过日头倒不晒,游起来挺爽。

    如今这里人口已经超过一万二千人,还在不断增长之中,现在形成了五个淘金营地,还有江心洲寨以及南岸新城,以及两个农庄,只是都很简陋。

    原来储备的粮食无法供给这么多人消耗,必须得依靠船队定期从太平港运粮过来。

    要扩垦粮田,增加种植面积,增派种地人手,还得修些水利渠道,建磨坊等,这些都需要人手。

    如今秦禄忙的是脚不着地,一下子新增了这么多人,这让原本只有百余人的小据点管事,有些应付不过来了。

    “交州那边,对金银岛有没有什么关注?”

    “关注肯定有的,不过这些年咱大唐各大世家豪强、勋戚贵族,哪个不是在外开拓,有去海东捕奴的,也有海上劫掠,也有到南蛮丛林里探矿的,反正谁有本事谁就走的远,谁就吃的香,谁家在海外没点产业呢?”

    张超笑着说道,得益于朝廷的大兴贸易,鼓励海贸等,所以现在有钱有势的都在往外发展,在外建立什么商馆啊据点,挖矿啊等等,都很普遍,只要你有实力,只要你敢冒险,那么风险越高,相应可能得到的收获也就越高。

    许多人家是自己干,也有人是合伙干,还有一些商号招股借钱干的,反正这年头这都是很有利润的买卖。

    秦家现在的这金银岛,其实也就是一般的情况,在南海深处发现了一处蛮荒岛,上面有金矿,就这样了。

    这算什么。

    这种事情多的是,还有好多家族和商队跑干佗利国、狼牙修国、狮子国等地去收购香料,或是种植香料、挖金银、宝石,还有挖铜铁的。

    不稀奇。

    况且这个事情现在还很神秘,外界知晓的情况并不太多,连这金银岛具体在哪都还不知情。

    所以更多的也只是吸引了一些注意和增加了一些猜测而已。

    毕竟这事虽是秦家在做,可秦家这些年做的买卖太多了,别说这神秘的南海深处的金银岛,秦家在岭南,在南中甚至在林邑、真腊、扶南等地,开采或堪探中的矿还少了吗?

    不说太平府武隆的鸿基煤炭这座巨大的聚宝盆,在谅山、在广源等地也有许多大小的金银铜铁矿产的,这年头挖矿是个暴利的产业。

    但想做这买卖,首先不仅得本钱足,还得势力强,否则这种好事也轮不到你,就算是你堪探发现的,你也守不住。

    而秦家正好不论是地位还是实力又或是人脉、钱财、人力、技术等诸方面都是其中佼佼者,专注堪探采矿甚至是冶炼加工多年,实力雄厚,技术强大,或是与人合伙,或是单独干,秦家在矿业这块确实是有很大一个份额的。

    也因此,太平港这里秦家从昆仑号手中买下了金银岛的航线地图,招募人去淘金采矿,也不算稀奇了。

    “下次不能只在太平港招人了,得从沿海诸地各处招募人手过来,尤其是福建、流求、黔中、云南、广西这些地方的山区,相对来说这些地方山多地少,大家相对较穷,招他们来淘金或以后留下来殖民,都是比较方便的,分散招,还能减少别人的注意力。”

    秦琅是要把吕宋当成自己的一个后路经营的,当然希望这里尽量低调一些。

    “三郎,咱们现在这里从无到有,筑城修寨处处人手不足,也没必要现在先修文庙、武庙、学校、城隍这些吧?”

    “有必要的,我们这是要做长远规划,与在其它山里挖矿不同。在其它地方挖矿,我们只为矿,所以建个采矿小镇,都是为挖矿服务的,等将来矿挖完了自然就走了,就算长期挖,那也只是挖矿,但我们这不同。”

    文庙是朝廷祭祀文宣王孔子的地方,又称孔庙、夫子庙、至圣庙、先师庙。

    唐以前,所谓先圣,或指周公或指孔子;唐以后,则专指孔子,所以孔庙又有先圣庙之称。汉平帝时,追谥孔子为宣尼公,所以孔庙又称为宣尼庙,南梁以后,又有宣圣庙之称。

    贞观朝,皇帝在秦琅等百官建议下,追赠了商纣王叔父比干为太师,追谥忠烈。

    又特追谥孔子为文宣王,从京师到地方,从国子监到地方县学,各级学校都祭祀孔子。

    李世民建立了官学内的孔庙制度,还确立孔子为先圣的地位,同时建立起从祀制,在以前,若以孔子为先圣,祇以颜渊为先师配享。而从李世民开始,建立了一套完整的从祀制度,从祀者分为四配、十哲、七十二子、另有先贤、先儒不数不定,分列东西两庑。

    大唐朝廷和皇帝对孔子的封赠追祀等行为,其实是拔高文人地位,特别是以此增强科举地位,从祀孔庙,也成了文人学者最高荣誉,而能不能成为先贤先儒从祀孔子,则要由朝廷来定,这无疑也是朝廷对那些文人士族的一种干涉控制手段。

    从李世民开始,有学校就有孔庙,孔庙不仅成了学校不可分割的一部份,甚至成为了学校的中心,上到国子监,下到县学,皆是如此。

    释奠之礼是国家大典,属于中祀;

    教师的地位,透过孔子庙制而神圣化;教育理想也透过孔子庙制而具体化。

    因此,孔庙的存在,不仅有很大的教育意义,而且也含有很强的政治或宗教意义。

    如今金银城堡新建,在规划之初,秦琅就已经在最中心区域,规划为了学校、孔庙,而金银堡的城主等办公区域,反倒被他划到了北区边角。

    “将来这里会慢慢的从无到有,一点点发展起来,但不管发展到什么样子,我都希望,以后这里的人不会忘记自己的根本,他们是唐人,从中原大陆来的,不管百年还是千年,他们都应当牢记自己始终是唐人,是汉民,是诸夏。”秦琅很认真的道,而要想让他们让这块地方以后都保持传承,那么文化就是最重要的纽带了,这个是绝不能断的。

    断了文化就是断了根,所以金银堡规划的最中心就是孔庙,是学校,然后才是武庙,是城主府等,

    他这段时间甚至一直在谋划着一件事情,就是从各地招来的淘金者越来越多,这些人虽说主要来自岭南,但还是比较杂乱了,所以他计划是要先对这些来岛的人,先办个夜校传授官话,统一大家的语言。

    这既便于管理,也有助于凝聚人心。

    等到将来有条件了,甚至要开展免费的小学教育,不仅秦家的管事们子弟免费入学,甚至就是淘金者子弟也可免费入学,甚至将来那些内附归化的岛蕃子弟也要让他们入学,学汉话识汉字,哪怕只普及个三年初小教育,也是意义重大的。

    秦始皇车同轨书同文,才造就了统一华夏,秦琅认为,金银岛要想将来发展起来,那么不仅要保留根,而且还一样也得打造出一个语同音书同文的群体来。

喜欢 0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