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紫色的龙根一挺到底 女友被别人灌浆

养马监,猪刚鬣自从被贬到这里后,如同身患重病,整个人精神不在,面对陆压的冷嘲热讽,也不搭理,这让陆压觉得无趣,也不去寻他晦气。

以前高傲的猪刚鬣,现在变成这一副窝囊样,陆压打心里瞧不起。只是让陆压郁闷的是,他上次当众不给袁洪面子,事后连一个处分都没有,这让他有些想不通,难道是自己地位太低微,不被韩荣看在眼里,他不屑跟自己一般见识不成。

思来想去,似乎只有这么一个可能,陆压一时没了主意,只能暂时放下下界的想法,暗中等待时机的到来。

“难道我猪刚鬣永远要困在这里么。”

猪刚鬣眼神透着不甘之色,来养马监一个月了,他仍不习惯这里的冷清,比广寒宫也好不了多少。

“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这声音仿佛凭空出现,吓了猪刚鬣一跳,他警惕的看了看四周,厉声喝道:“是谁,是谁在说话!”

可话音落下许久,也没声音回应,猪刚鬣以为自己幻听了,紧绷的神情也松弛了下来,重新回到凳子上,怔怔出神。

听说天庭征讨双叉岭,杨戬立了功,被玉帝招见,亲自夸奖了一番。这份荣誉本来属于自己的,结果可恶,因为那匹天马,带自己去了云楼宫,才会惹出这等祸事。

“猪刚鬣,你若想改变自己的处境,不防去一趟离恨天。”

那声音说完,伴随着一声轻叹,消失不见,不管猪刚鬣如何喝问,也无人回应,他犹豫了一番,还是决定去一趟离恨天。

离恨天,猪刚鬣不陌生,身为道教弟子,他上天庭后,第一个见到的大人物便是老子这个道教领袖。

“猪刚鬣,你来了。”

老子没出面,而是玄都大法师代为出面见猪刚鬣,而在养马监发出的声音,也是他所为。

猪刚鬣听出了这声音,脸上闪过诧异,作揖行礼,道:“见过大师兄,不知大师兄唤我来,有何吩咐?”只要能离开养马监,猪刚鬣做什么都愿意。

玄都大法师沉吟道:“这里不是说话之处,你随我进去。”

猪刚鬣点头,亦步亦趋跟在玄都大法师身后,整个道教,三清之下,便属玄都大法师地位最高,同时境界最深厚,对于他,猪刚鬣心存敬意。

“猪刚鬣,你贪念美色,罔顾我教清规戒律,才致被贬,你可对得起太清圣人的栽培。”

两人一进大殿,玄都大法师板着脸,张口训斥猪刚鬣。道教弟子不计其数,可从来没人有猪刚鬣这种造化,凭着一颗九转大还丹,一举成就金仙之体,来天庭后,在老子的举荐下,又被委任天河副帅一职。

天河副帅虽然官称不上多大,可未被封神的道教弟子中,猪刚鬣是唯一一个有着实权的人。可以想象,只要猪刚鬣踏踏实实干下去,凭着三清的面子,日后绝对大有作为,可这一切,都因为他犯了天条,全部化为泡影。

猪刚鬣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痛哭流涕道:“师兄,我知道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

这会,猪刚鬣肠子都毁青了,自己刚被贬,不被韩荣待见,算是绝了升迁之路,若是师门抛弃自己,自己算是完了。

玄都大法师哼道:“现在知道错了,早干嘛去了。”

看着猪刚鬣心智大乱,玄都大法师觉得很解气,若不是猪刚鬣犯了天条,韩荣有心接纳杨戬,也不可能一下子把他安排到天河副帅如此重职上去。

猪刚鬣嘴里不停的念错,玄都大法师看火候差不多了,便道:“猪刚鬣,师父老人家念你初犯,故给你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

猪刚鬣转忧为喜,忙道:“请师兄吩咐,我就是赴汤蹈火,也在所不惜。”

玄都大法师道:“那好,这里有一件宝物,你拿去献给韩荣,让他给你安排一个好的仙职。”

说罢,玄都大法师从袖口中拿出四品莲台,递给猪刚鬣。猪刚鬣接过宝物,仔细看了几眼,眼中闪过迷惑,便道:“师兄,这件法宝虽然不凡,可韩荣位高权重,手中法宝众多,只怕未必看得上。”

玄都大法师笑道:“这法宝不是别物,乃是佛教镇教宝物十二品莲台,当初,蚊道人趁如来师兄弟不在家,一口气吞噬了六品,后来这宝物又被蚊道人带出灵山,几经波折,落在贫道手中。”

猪刚鬣精神一振,佛教的镇教之物岂是凡品,自己拿去献给韩荣,韩荣见之,必然欣喜,届时,自己的要求,他岂会不答应。

想到能离开养马监那个鬼地方,猪刚鬣喜不自胜,那弼马温,他可不稀罕当。

“师兄,若是韩荣问你这法宝的来历,我怎么告诉他了。”

高兴过后,猪刚鬣想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佛教的法宝,经自己之手送给韩荣,韩荣收了,若是如来追究起来,麻烦不少,自己也有麻烦。

玄都大法师笑道:“你实话实说,以贫道对他的了解,这法宝他必会收下!”

韩荣何许人也,不服天数,屡屡逆命之人,当初,商周两家争霸,他不知抢夺了阐教多少法宝。这样的人,送上门的法宝,岂会不收。

再说,背靠天庭和火云洞两家势力,韩荣风头正盛,这天下间还有什么他不敢做的事情。

玉清圣人正是看出这点,才献这样的计策,给如来上眼药。

猪刚鬣一听便放心了,道:“有师兄这句话,我保证完成任务。只是这天庭目前无虚职,我该向韩荣讨要什么样的官职为好。”

玄都大法师这番安排,必是经过太清圣人受意,平白无故拿重宝去给自己晋升,日后必然图自己报答,猪刚鬣心知肚明。以前,他想着亲近韩荣,获得晋升,如今看来,以后离不开师门的帮助了。

玄都大法师却道:“你只要开口,不管韩荣给你什么官职,你只管接受就是了。”

以韩荣的身份地位,要是收了这件重宝,肯定会给猪刚鬣安排一个与重宝对等的官职,否则传出去了,对他的名声亦有不小的影响。大人物最爱惜自己的羽毛,韩荣又岂会例外。

猪刚鬣一怔,随即想到了什么,忙道:“我明白了,多谢师兄指点迷津。”

玄都大法师点点头,又交待了猪刚鬣一番,才送他出了仙宫。

喜欢 0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