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朋友被白玩一下午 师兄个个太腹黑全文阅读

陶然觉得,那事之后,她在学校几乎快赶上老佛爷的待遇了。

老师们和蔼可亲,没有一点架子。面对她的求助,一个个都极有耐心。

大部分同学们也对她和善亲近,纷纷表达了他们的关心。

大课间跑步,班主任主动在教室陪她还给她倒好了水。

放学后,数学老师则直接来了教室,对她一对一辅导。

就连午饭,学校也以她受伤不便为由允许她在教室吃,并有专人给她送来了饭,还多加了一条鸡腿和一盒酸奶。

陶然上学很认真,所有心思都放在了学习上。

提心吊胆暗中盯了她一天的蔡校长渐渐放下了心。

相对陈怡这里,今天的周青青和马秀珠就不太好过了。

虽然不同于现在还在配合警局调查的王树三人,周青青早就被放了出来,可她与王树等人的勾结和陈怡对她的指控还犹如在耳,以致所有同学都对她敬而远之,连话都没人肯和她说上一句。

周青青的班长同桌更是直接去韩明丽那里要求换了位子。

老师们也不待见周青青。

一是因为前天的事,另外也是怕引起陈怡的不满。毕竟,连校长都要看陈怡脸色呢不是?

韩明丽更对这个两面派的同学心下不喜,觉得自己被辜负,被算计,前途还因那对母女蒙上阴影,自然难免不满。

不但是在自己班级如此,经过两天时间发酵,整个学校不但没人不知那天事,就连往日里周青青暗里对陈怡的排挤,偷偷与王树几人有来往的事在同学间也全都被曝出并散播开了。

周青青出现的所有场合都被人指指点点。

大课间的时候,她被人丢了好几颗石子。

吃饭的时候,她一个转身的功夫,碗里就多了只蚂蚁。

上厕所时,突然就有水从天而降。

上完厕所回教室,笔盒里就多了只毛毛虫,书包里多了只死麻雀。

放学的时候,后背更被人贴了“恶毒继妹”的字条,被人嘲笑一路而不自知。

她去老师跟前告状,老师漠视看她道:“你是不是该把注意力放在学习上?看看你姐,学得多认真,你有告状的时间不如多向她学习?”

老师不为她做主,也没有同学为她说话,就连她组织委员的职务也被撤了……

放学时候,她几乎是抱头鼠窜地钻进了马秀珠的车里。

她终于体会到了当日陈怡每天被人骚扰,被人作弄,被人孤立的滋味了!那种全世界都在与你为敌的感觉实在太糟了。

她在车里嚎啕大哭,把陈怡骂得猪狗不如。

其实,同在车里的马秀珠又何尝比她好呢?

那事不但挂了热搜,还上了本地好几个媒体的新闻,昨天知道陈怡回家后还有好几个想要采访的记者等在小区门卫,弄得这事在周围一片几乎已经人尽皆知。

今天从她走出家门开始,所有人都对她退避三舍的同时还指指点点;送儿子去幼儿园,那些往日和她熟络的家长眼里都似看不见她,对她避若蛇蝎。儿子去拉一个小姑娘的手,可那家家长竟然把孩子带去了另一边小心叮嘱什么……

她去公司收拾东西,可整个公司的人都对她视而不见,对她避之不及。之后菜场、小区,初中门口,发生的一切都一模一样。没有人愿意搭理她,可到处都有人对她评头论足,议论不停。尤其是那日事发地的女儿学校门口,那些家长甚至都不作掩饰,正面对她冷嘲热讽。

甚至还有人拿着手机对着她拍,发某音,发微博,发朋友圈,当时的她,就像只过街老鼠一般,只能灰溜溜躲进了车里……

这就是大家口中的社死吧?

太可怕了。

走哪儿都有人认识,有哪儿都被人取笑,走哪儿都被人围观,有种普天之下,无处可躲的可悲。

然而,让马秀珠最气的可不只是这些。

去社区菜场买虾。

那些摊贩看见她过去,竟然说所有虾都被人包圆了。可她转个身的功夫,就见他们又在给别人称虾了。

“不是都卖掉了?”

“我匀一点给这位姐姐,你管得着吗?大妈?”……

去地下停车场取车,发现她红色的小车玻璃上被人糊了一坨屎。

她去物业找人调监控,可物业说:“小事,谁家狗不小心跳去车盖上玩了呗,肯定不是故意的。都是邻居,咱们和睦相处不好吗?”

她坚持要查监控,物业又说现在在忙,问她能不能等一个小时后?

马秀珠着急接儿子,只能先开车离开,找地方洗车。

再等她接了孩子回来找物业,对方却指着她的车问:“哪有屎?没有保留好的证据,可不能给你查。你光有照片也不行,谁知道是不是今天的屎?谁知道是不是你的摆拍?”

马秀珠表示要投诉。

可物业也表示,他们只是按章程办事,她如果不满意,不但可以投诉,还可以报警……

这一天,马秀珠处处不顺,只觉快憋出了内伤。

现在女儿上车就开始哭,更让马秀珠心烦意乱。

周青青:“怎么办!妈,你快想个办法!这样的日子,我一天都不想过!”

“急什么!才多大点事!你先忍忍,实在不行,妈给你转学!”

“陈怡,我不能让她好过,不能让她在我头上拉屎撒尿。我们必须做点什么!”

“你这孩子,忘记妈怎么跟你说的了?万事都要沉住气!你爸现在正起疑,对咱们提防着,越是这个时候,咱们越不能给人把柄,反而越要表现委屈大气和可怜,咱们要坦坦荡荡,让你爸打消疑虑。你记住了,不能轻举妄动!

陈怡那里的确是咱们疏忽了,可她陈怡到底是个孩子。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只要她还在这个家里,就难逃咱们的控制。最不济的,咱还有两张王牌……”

周青青渐渐止了哭。

“还有爸呢?爸已经被陈怡抢走了,以后我们怎么办?”

“你爸那人不是心狠的,回去后咱们好好哄哄。等他心情好点,这事会过去的。放心,一切都包在妈身上。”

……

  

  

喜欢 0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