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褐色菊花径&一手抚大(h

周贵生见了心里欢喜,忙把人带进去,拿出毛毯盖在她身上:“小倩,咋的了,跟师父说说,哭啥。”

 

 

李倩抹了把眼泪,哽咽道:“昨天中午,你走了后,刘军开始莫名其妙对我发脾气,晚上还说我生不出孩子,要离婚!”

 

 

“你说,生不出孩子这事能怪我吗?”李倩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老师褐色菊花径&一手抚大(h

 

 

周贵生尴尬一咳嗽,刘军那里确实不敢恭维,也是难为李倩了。

 

 

“小倩,咱不哭,你呢,就在师父这里住几天,等那小子想通了,就会来找你,你饿不饿,我去给你做饭去。”

 

 

李倩鼻子一酸,没想到周贵生这老色鬼,还挺热心肠的,她觉得她之前不该那样对待周贵生。

 

 

“谢谢师父。”

 

 

周贵生一大老爷们,做饭也不会弄什么花样,简单的炒俩菜,熬上粥,再蒸几个馒头,就够了。

 

 

难过了这么久,李倩早就饿的前胸贴后背,此时什么也顾不上了,狼吞虎咽吃起来。

 

 

吃过饭,李倩主动洗碗,厨房里,李倩站在洗水台面前,弯腰洗碗。

 

 

周贵生看过去,目光在她大腿上辗转反侧,她的裙摆已经到了大腿根部一点点,再往上,估计就能看到里面。

 

 

越看越觉得那块儿布碍眼,周贵生上前,走到她身后,贴上她的后背,手掌从裙摆那儿伸进去。

 

 

李倩浑身一僵,忍不住夹紧双腿:“师父……”

 

 

周贵生说:“没事,你洗你的,我看这裙子有点脏,给你抖抖灰尘。”

 

 

“哦……”李倩继续洗碗,可是心思却扑在那儿。

 

 

要在周贵生这里住几天,估计那方面生活,她会过得很好。

 

 

她准备冲洗掉手上的泡沫,周贵生阻止道:“继续洗碗!”

 

 

一声令下,李倩不得不听从他的。

 

 

周贵生按着她的腰,进行着有规律的动作,他加快速度时,李倩连忙扔下碗,手指紧紧抓着旁边的东西,支撑着自己的身体。

 

 

厨房里响起暧昧的声音,李倩那儿有些疼:“师父,慢,慢点!”

 

 

周贵生下巴趴在她肩膀上,牙齿咬着她雪白的脖颈,双手肆意揉捏着她的柔软,那儿放慢速度。

 

 

李倩爽的快要上天一样,整个身子靠在周贵生身上。

 

周贵生抱着她的腰,就着这个姿势往房间走去,那儿还没离开她的。

 

 

李倩能清晰的感觉到,那里面的东西,再次有了感觉。

 

 

大清早就这样,李倩身体受不住,惊呼道:“碗还没洗!”

 

 

说话间,他们已经双双跌入床上,周贵生抱着她换了个姿势:“等会再洗。”

 

 

李倩浑身没力气,只能靠着周贵生折腾,随意他怎么来。

 

 

在他娴熟的挑逗下,李倩觉得那种感觉即将到达,双腿攀着她的腰,抬着屁股追赶那种感觉。

 

 

她惶恐不安:“会不会怀孕?”

 

 

周贵生慢慢动着,努力维持那种感觉:“怀了就生下来,反正刘军不能让你怀孕。”

 

 

李倩觉得他说的挺有道理,结婚这么久,没个孩子,以后老了还真不知道怎么办。

 

 

虽然嘴上说不喜欢刘军,但是李倩心里还是在想着他,蹲在门口眼巴巴等了一上午,仍不见刘军半个人影。

 

 

周贵生钉着钉子,喊道:“小倩,快过来帮忙,别看了,再看那小子也不会来。”

 

 

他和刘军,做了几年师徒,刘军的脾气习性,他自然摸了个透,品行恶劣,以后过日子指望他,不可能的。

 

 

李倩应了声,既帮周贵生拿工具,又给他端茶送水,殷勤的很。

 

 

想到前几日帮他扶门,李倩又是一阵脸红,她摸了摸脸颊,扯开话题:“师父,你一个人也不容易,洗衣做饭的,怎么不找个人,互相有个照应。”

 

 

早听刘军说,师父丧偶多年,从此以后一直打光棍,一大老爷们,条件那么好,咋就不找个人互相照应呢,这让李倩很疑惑。

 

 

周贵生慢慢放下锤子,席地而坐,叹口气,一副长谈的模样:“小倩,你师娘,年轻的时候,漂亮的很,过去这么多年,我还是忘不了她,怎么舍得弃她去找其他人。”

 

 

李倩毕竟年纪小,被周贵生的三言两语迷了心窍,还真以为周贵生是个痴情种,一瞬间有些同情他了。

 

 

周贵生这种老油条,这些话也就能骗得过李倩,老伴儿离他而去这么多年,论谁,谁都会变心,更别提他了。

 

 

刚开始还放不下,后来遇到一个又一个的漂亮姑娘,魂儿立马就被勾走了。

 

 

两人谈天说地,又一起干活、吃饭,李倩觉得他们的关系又进了一步。

 

 

到了晚上,刘军还未出现,李倩已经不抱任何希望了。

 

 

她坐在院子里,抬头看星星看月亮,好不惬意。

 

 

周贵生今个儿忙活了一天,早就累了,洗完脚之后,准备睡觉,突然想到房间只有一张床,这说明,他今天晚上,要跟李倩睡一起。

 

 

想到这里,周贵生激动的搓搓手。

 

 

周贵生取了件衣服,到院子里,把衣服披到李倩肩上:“晚上天气凉,别冻着了。”

 

 

李倩摸着外套边缘,发现这是周贵生的衣服,穿在她身上,袖子长的像是她偷穿了大人的衣服。

 

 

她叹口气,为自己的不值感到叹息:“如果刘军,能有师父一半好就够了。”

 

 

周贵生这么多年可不是白吃饭的,遇到这种事,得反着来。

 

 

“看你说的这是什么话,刘军那小伙,白白净净多好看,你们现在这些小姑娘,不都喜欢这种的?”

 

 

“好看有什么用!”李倩小声嘟囔着。

 

 

长的再好看,不禁用,其他的全是白搭,连最简单的肉体幸福都不能给她。

 

 

越想,心里对刘军的厌恶就越重,真想离开他,永远离开。

 

 

两人又聊了会儿,便回屋准备睡觉。

 

 

周贵生直接说明:“小倩,我一个人住,也没安置那么多床,你要不嫌弃,跟我凑合凑合。”

 

 

李倩用脚趾头想,都知道他想干什么,只是早上那么疯狂,今天也干了那么多活,她早就累了,身体已经不允许她再那样。

 

 

她半天不吭声,周贵生一眼看透,说:“今天晚上不动你,我这把老骨头吃不消,咱好好睡一觉,明天还要早点起来干活。”

 

 

李倩羞涩“嗯”了下,去洗洗脚,又洗了把脸,这才躺上周贵生的床。

 

 

第一次睡别人家的床,李倩背对着周贵生,浑身紧绷,怎么也睡不着。

 

 

倒是旁边的周贵生,安安静静躺着,像是睡着了一样。

 

 

房间一片黑暗,李倩有些害怕,身子往周贵生那边凑了凑,轻声问:“师父,你睡了吗?”

 

李倩喊了好几声,不见周贵生回应,她再次挪动身体,直到身子紧贴着他的身子。

 

 

以往,每天晚上睡觉,李倩都是抱着刘军睡的,平时没什么害怕的,偏偏就怕鬼怪之类的。

 

 

看这黑漆漆一片,生怕有东西突然出现在她眼前,想到这里,李倩背后一阵发凉,打了个哆嗦后,缓缓伸出手,抱紧周贵生的腰。

 

 

“害怕吗?”周贵生冷不丁出声。

 

 

吓得李倩尖叫一声,浑身冒冷汗:“师父,你没睡啊。”

 

 

“没有。”

 

 

李倩问:“那你怎么不回答我的话。”

 

 

周贵生义正言辞:“即将睡着,就没回你话。”

 

 

李倩“哦”了声,慢慢移动自己的手臂,欲要从他腰上拿开。

 

 

手臂退到一半,手腕突然被周贵生抓住:“你还是抱着吧,我这屋子住了几十年,夜里的怪事多着呢,你要出了事,我可救不了你。”

 

 

这还得了!李倩觉得自己的心脏都快跳出来了,一把抱紧周贵生:“那师父,我们能开着灯睡觉吗?”

 

 

这里太黑了,有亮光可以让自己放轻松,不再那么害怕。

 

 

周贵生叹口气,手臂从她脖颈下面伸过去,扣着她的肩膀:“开不了灯,耽误了街坊邻居就不行了。”

 

 

他们这边,房子一排一排的,谁家晚上亮个灯,挨得近的邻居都能发现。

 

 

李倩又“哦”了声,往周贵生怀里凑凑,小鸟依人般。

 

 

周贵生拍着她的肩膀:“睡吧。”

 

 

可能是有了足够的安全感,李倩很快便睡了过去。

 

 

第二日,李倩还没醒时,刘军早早的来了,敲了敲门:“师父。”

 

 

听到熟悉的声音,李倩瞬间惊醒,惶恐的看着周贵生。

 

 

周贵生安抚似的拍了拍她的肩膀,喊道:“干什么?”

 

 

刘军说:“倩倩在你这儿吗?”

 

 

周贵生说:“她咋能在我这儿!”

 

 

刘军应了声,又说:“师父你睡吧,我去找找她。”

 

 

过了一会儿,门口没了动静,李倩心里的那颗大石头也跟着落地了。

 

 

她拍拍胸脯:“吓我一跳。”

 

 

周贵生放开她:“就这么怕他?”

 

 

被李倩压了一晚上,周贵生胳膊早算了,这姑娘身子可真香,抱着睡了一晚上,神清气爽的。

 

 

李倩略带歉意,帮他揉捏手臂:“不是怕他,是我们两个……”

 

 

共处一室,还睡同一张床,被刘军看到了,还不指定能说出什么胡话,到时候消息再往外一传,那她的名声就毁了。

 

 

“怕看到我们两个?”周贵生不乐意了,跟他睡一起怎么了?他还不比刘军强?

 

 

大清晨的,周贵生那里本就仰着脑袋,此时火气上头,再加上软玉在怀,那里更加大了,一个翻身,压在李倩身上,三两下剥下她的衣服。

 

 

李倩眼底充满恐慌,双手抵着周贵生的胸膛:“师父……”

 

 

周贵生用那里蹭她的,亲密无间:“怎么?不想要?”

 

 

“不是…”李倩整个人滚烫起来,皮肤白里透红,她好奇的低头,瞥了眼那里,差点尖叫出声。

 

 

太大了……

 

 

她赶紧移开目光,手掌却被周贵生捉住,强行被放在他那里:“小倩,你摸摸它。”

 

 

周贵生满足的叫出声,称赞道:“小倩,你的手真美,出去干活儿,可惜了。”

 

 

几次之后,周贵生再也受不了。

 

 

周贵生啃完着她的锁骨:“小倩,我对你不好吗?”

 

 

李倩娇喘连连:“好,好啊……”

 

 

“那为什么害怕被刘军发现我们?如果被他发现,你不正好可以名正言顺跟我在一起?是不是嫌弃我是个糟老头?耽误了你?”周贵生一点也不委婉,直接道出事实。

 

 

这种话,李倩怎么敢点头,不过他说的确实是事实,自己还年轻,突然跟一个五十出头的老男人,谁都会说闲话,更会被人看低,甚至被辱骂。

 

 

虽然自己是这么想的,但是在这个时候,她自然不敢承认,只好昧着良心说话:“不是这样的……师父,我是怕,你和刘军你们的师徒关系,因为我而破裂!”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喜欢 0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